一位台湾创作者“只是”默默在世界发光

苏东坡坐在东坡肉上与身穿现代西服踩着鲈鱼的干隆皇帝在面海上冲浪较劲;奥运比赛中轻艇选手坐在鳄鱼身上比快慢;在细颈花瓶上咨意熘着滑板的老虎先生,是「只是ZISHI」也是张简士扬,就是这样的一点古今中外的融合,与一丝带点冲突的幽默感,只是ZISHI/张简士扬的创作让巴黎MAISON & OBJET展的法国、比利时与亚洲各国BUYER,惊艳台湾在地文化的真实样貌。

张简士扬,曾为澳洲歌手Gotye台湾演唱会创作视觉元素。

张简士扬,曾为澳洲歌手Gotye台湾演唱会创作视觉元素。

四季高脚碟

四季高脚碟

对于大多数的台湾在地创作者而言,什么是在地文化?以及如何将文化养分融入作品中一直都是很大的挑战,但在只是ZISHI/张简士扬充满故事张力的创作中,揉捏西方艺术涵养、台湾传统道教故事及民间传奇,独特古典与现代反差的在地诙谐及华人共同的文化精随,透过纯美术与商品设计的背景技巧表现,萃取出在地文化中最直白、洗鍊的样貌,展现出游走于商业与艺术间的独一无二创作。

张简士扬X行人出版《台湾妖怪图鉴》

张简士扬X行人出版《台湾妖怪图鉴》

近期与复古新潮面店「贰头堂」,合作形象墙面创作。

近期与复古新潮面店「贰头堂」,合作形象墙面创作。

张简士扬大方与读者分享他的创作笔记。

张简士扬大方与读者分享他的创作笔记。

Q:在毕业后随即以张简士扬艺术家的身分,及「只是zishi」这个设计品牌成立工作室,中间的心路历程是?

张简士扬:(以下简称张简)当然也曾挣扎当设计师或艺术家,因为纯艺术与商品设计这两种创作养分正是构成现在的「我」,不论是张简士扬或「只是zishi」都是重要根基,最后决定忠于自己不拘泥于这些艺术家或设计师的时代名词。所以若一定要说,我将自己定位为「创作者」的身分。专心想做的创作,不被名词的框架限制。对我而言,做一件事情的观点、呈现方式、想带给观众及使用者的体验、感受与想说的故事是比较重要的。

Q:你的作品有很强烈的自我诠释文化元素的角度,好奇你的创作的灵感来源?

张简:从小在被动物围绕的台湾南部乡下长大,生活在依着庙宇发展的乡间聚落,对于庙里面的宗教故事跟庙宇装饰有很大的兴趣,也爱看「中国民间故事」、「戏说台湾」等民间传奇故事。这些童年的生活经验都是影响创作很大元素,将台湾六七年级生共有的童年回忆转化成创作能量。

在创作上,坚持一定要有文化性或可以呈现民族性的元素,不论是故事、技法或是氛围,我喜欢在作品中混合中西文化,融入古典与现代的冲突美感,再加上一点幽默感在作品中。

「白纹瓷绘」系列/灵感来自始于元朝的蓝地白纹青花瓷。利用现代几何纹样,搭配动感的动物造型。

「白纹瓷绘」系列/灵感来自始于元朝的蓝地白纹青花瓷。利用现代几何纹样,搭配动感的动物造型。

「白纹瓷绘」系列有各式功能尺寸餐盘,以讨喜的动物衬托食物。

「白纹瓷绘」系列有各式功能尺寸餐盘,以讨喜的动物衬托食物。

Q:你认为要成为引领未来的新时代创作者要有什么样思维、特质或条件?

张简:要会说故事,且对自己文化有充分的认同感,不会对自己的背景与文化感到难为情及不安。反以自己的创作语言大方呈现你对于身边事物的看法,例如像流水席、钢管舞等,用一个艺术感的方式、很认真地去呈现,来感染观众走入你的想像思维,大家就会更专心听你所要说的故事。

「白纹瓷绘」系列马克杯。

「白纹瓷绘」系列马克杯。

张简士扬是一位难得将艺术与设计融合得恰如其分的创意人,骨子里创意满分。

张简士扬是一位难得将艺术与设计融合得恰如其分的创意人,骨子里创意满分。

Q:个人最欣赏的艺术家是?

张简:很喜欢亨利卢梭(Henri Julien Félix Rousseau)作品中,动物跟环境的主题,还有马提斯(Henri Matisse)及大卫霍克尼( David Hockney)的风格,还有井上雄彦近期以毛笔创作的作品。

延伸阅读:PPAPER 专访张简士扬《潮是对根源的新想象》

文章由破点POINT 授权转载,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关于破点 POINT: 
《破点 POINT》长年关注华人设计文化圈,期许不断挖掘、定位有价值的内容议题,以朴实易懂的语言、深度的观点、风格化的编辑力,包装成符合网路行动世代的阅听模式,传达当代的声音、展现各地性格鲜明的设计影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