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古老器皿上灌注器型设计新意

早先在外商广告集团工作的曾圆善,一开始接触金工的机缘,如同不少大明星进入演艺圈之前的凑巧契机,最初是在朋友邀约下,陪同报名金工课程而展开。起初她完全是个门外汉,然而这件事却有如命定中老天早设定好的安排,开启了她的兴趣与天份。

现在走过品牌创立之前,利用忙碌的正职工作空档不断创作,自我摸索过程中不断遇到挫折与受伤意外,如今她已是独当一面的银器工艺职人,读她的作品,可以看见年轻的心灵却刻画出沈淀富智慧的缓慢从容。且听她娓娓道来底气十足的创作之路。

「太虚」:壶身保留手工缎打过程的敲痕,并以一弦纹的设计象徵柔中带刚的含义,壶嘴的造型似鸽子肚,出汤时能够有美丽平顺的优雅线条。

「太虚」:壶身保留手工缎打过程的敲痕,并以一弦纹的设计象徵柔中带刚的含义,壶嘴的造型似鸽子肚,出汤时能够有美丽平顺的优雅线条。

「恆沙」(茶仓):器皿表面特别做磨砂的效果,搭配圆满滑顺的线条,在简约之中仍保有温雅的手感和温度。

「恆沙」(茶仓):器皿表面特别做磨砂的效果,搭配圆满滑顺的线条,在简约之中仍保有温雅的手感和温度。

Q:工艺有许多领域,为何钟情于「银器」这项材质与技艺?这个材质对你来说有何特殊性?

银本身柔美温雅的色泽与特性,令我非常欣赏。也由于成长过程有喝茶的习惯,故也想要藉银这个元素来制作属于自己的茶器,过程中慢慢的投入了许多时间,以及克服不少难题。

研究银器当中,也逐渐瞭解银器皿对于人体的帮助与功效,甚至早在唐朝时期,银器更是蔚为盛行。欧美地区有许多美丽的银器,我也想做出有自我文化体现的银制器皿来,故想将银器走入生活中的念头变得更坚定。

「等观」:设计概念取自华严经中的等观一词,器形三等分个别代表天、地、人三者和合,希望藉由此具象的表现,来呈现出平等观待与通才的精神。

「等观」:设计概念取自华严经中的等观一词,器形三等分个别代表天、地、人三者和合,希望藉由此具象的表现,来呈现出平等观待与通才的精神。

Q:请分享从构思到创作出一件作品的工作过程。

主要会先勾勒出大致的器型,然后再依照自己的美感去判断是否需要增减的部分。通常绘制好设计图后我会先观看一阵子,在这当中若没有任何要再调整的地方就会开始着手制作。

精密计算出所需的板材大小后,就从底部开始锻打,每一次锻打的过程都会让银材变硬,然后再用火枪加热(退火)使银的晶体结构重新排列变软,接着在银材上绘制参考线条再重新锻打。必须要经过数十次重复退火、缎打这些的动作,锻打上万次都是有可能的。到达与设计图一模一样的造型时,再使用手工剉修细节、抛光,直到满意为止。最后在底部落款也就完成了。

茶匙-四大系列:各别以地、水、火、风等四相作为创作基础,将天地构成之要素融入于茶席之中,不忘天地筑构的奥妙。

茶匙-四大系列:各别以地、水、火、风等四相作为创作基础,将天地构成之要素融入于茶席之中,不忘天地筑构的奥妙。

Q:身为年轻世代的你,在经过传统技术学习歷程后,想赋予「银器」这项工艺,呈现出什么新的意念和面貌?

银器是自古老器皿中高雅的体现,除了在器物造型上创新的同时,我也想保留一点文化的元素,故必须在新与旧之间找出一个刚刚好的平衡点,除了器型之外每一处的设计也要有新的意象注入。 

例如太虚这支银壶,壶身上的弦纹是古老器形上特有的元素,但不是像古时的造型一样让弦纹佈满器皿本身,为了唿应现代人的美感而只取一条弦纹作为装饰。这样设计同时也有柔中带刚的寓意在内,观赏者更觉得壶把的造型看起来像把弓,有蓄势待发的想像。让观赏者自行发挥自身的看法与想像,也是呈现出多种新意和众多样貌的回馈。

无诤:壶身与提把以极简饱满的弧线,呈现出大度圆融与和乐无诤的双重意义。壶把前端一分为二的造型是悲智双运的含义。

无诤:壶身与提把以极简饱满的弧线,呈现出大度圆融与和乐无诤的双重意义。壶把前端一分为二的造型是悲智双运的含义。

1_968_1495789691_7.jpeg

曾圆善

自小有短暂学习过书法及素描,国中升学时选择私立復兴商工美术科就读,三年期间专职学习各种绘画与纯艺术。毕业后从事广告产业,并在各大外商广告集团中担任副艺术指导。接触到金工后辗转几年,开始投入银器后便将铁鎚当作画笔来创作。

文章由 破点 POINT 授权转载。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关于破点 POINT:
《破点 POINT》长年关注华人设计文化圈,期许不断挖掘、定位有价值的内容议题,以朴实易懂的语言、深度的观点、风格化的编辑力,包装成符合网路行动世代的阅听模式,传达当代的声音、展现各地性格鲜明的设计影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