条通散步:忍不住字拍的请右转

从台北捷运中山站往南京东路方向直走,差不多到了中山北路交叉口附近,就会开始觉得好像跨到了什么不同的广播调频区,身边开始出现一群说着日语的人士晃着晃着、或西装笔挺的人士说着日语讲手机快步经过。日本的名店也通常会选这一区当作前进台湾市场的滩头堡。

总而言之,有时候这里感觉不太像台北。「条通」,尤其给人这种印象。要将这种印象表达以视觉表达,那就去看他们的招牌。许多条通商家的招牌很低调。通常是纯黑或纯白背景,店名以外文写成,可能是英文、法文、义大利文或日文。招牌字体相较不容易在台北其他街区看到。有些会专门从国外字体厂商的型录中挑选,还有些则是请设计师专门客制的标准字。

不过,如果在条通里往东走,拐弯进入南京东路 132 巷,俗称「中条」,又转瞬间回到正常的台北了。这个以小吃摊、餐厅为主的街道,招牌背景色相当鲜艳、形式杂乱。灯箱也比路灯亮好多倍。店名字体都较常见,许多是让人想到台湾的字体—刘体「楷书」、「分书」、「行书」(有的时候还有勘亭流)。

为什么拐个弯就会仿佛进入不同国家的城市呢?哪些因素形塑了这样的街景呢?我们先来观察条通招牌的特色。

中条,充满较多杂乱而显眼的招牌

中条,充满较多杂乱而显眼的招牌

 

条通招牌:全台北市欧文草书体最多的街区

这些招牌都是 copperplate script 类字型

这些招牌都是 copperplate script 类字型

条通里,许多外文看板上的文字是以草书字体(Script)写成的,有许多甚至是铜板草书体(Copperplate Script),除此之外无其他装饰,字体是唯一的主角。

铜板草书字体象征高贵、优雅的传统由来已久。它是发源于 18、19 世纪英国上流阶级社交圈私下书信往来常见的一种手写风格,后来在欧美各地蔚为风潮。之所以名字有「铜板」(copperplate),是因为当时私人印贺卡、派对邀请函是以铜板印刷而成,这上面弯曲华丽的字体后来也称为铜板草书体。

这种字体容易令人联想到高价位的珠宝、首饰,让很多人觉得似曾相识。因为它美、也很常见,是一种高雅又气派的字体,也让现代人感到特别古典。欧美常将它用在正式社交场合上。美国白宫甚至还有专职书法家为邀请函、国宴菜单写字,这些书法家写的也通常是铜板草书体。大致特色是连贯的笔势、华丽的花式曲饰线,以及夸张的右倾角度。

欧巴马、拜登 2009 年就职大典的邀请函,字体就是铜板草书体

欧巴马、拜登 2009 年就职大典的邀请函,字体就是铜板草书体

在条通,以酒吧为主的使用情境则或许是想让顾客联想到高价位的酒标,以及王公贵族的华丽宴会,并镀上一层欧美舶来品的质感。可以达成类似效果的则是使用义大利体(italic)。源于 15 世纪文艺复兴时期威尼斯诗人的手写字迹,义大利体广义而言可以被理解为一般常说的“斜体”,与铜板草书体一样可以带来手写字的亲密感。虽然少了华丽辉煌的装饰,却多了一些朴素的人文气质。

使用义大利体的招牌

使用义大利体的招牌

但是呢,有些店家招牌并没有让手写草书呈现它们应有的样貌。常见的错误有两类:

  • 字母间距取得太开,没有展现出连笔的走势

  • 只使用大写字母为店名,导致辨识度降低

使用铜板草书类字型需要注意的地方

使用铜板草书类字型需要注意的地方

 

条通招牌的另一风貌:日本感

DVZM6173.jpg

在这个日本商务、观光客密集的地带,业主把店面经营得有日本感,那也是很合理的。如果条通商家想要把自己的招牌经营得很有日本的感觉,那业主或设计师可能会想要讲究一点,用很有日本感的毛笔字,或称「日式书道」,另外创作一个店名字体,或至少使用日式书道感的字型(例如白舟书体系列)打一个 logotype 出来。一般对形象设计相较没那么重视的店家,可能就会直接使用台湾最常见的「刘元祥书法体」。

(也就是我们先前介绍过的:那个让人想到台湾的字体

这也可以映照到台日两地差异上。日本一些大城市虽然有广告看板规范,颜色、硬体形式不至于杂乱,街区看起来比较整齐,但大多数店家,尤其是开餐厅、卖土产的,对招牌字体比较讲究变化。台湾就很容易出现在同个街区,虽然颜色、硬体形式杂乱,但是字体倒是不出那几样。

book-shot-inside-1.png

上图:台湾最常见的刘元祥书法体。刘元祥是国共内战后随国民党来台湾的书法家。1982 年出版《商用字汇》系列字帖,甚为风行,很多广告包商都会临摹;向量字型时代后,金梅、文鼎、中国龙等字型公司都有制作过基于《商用字汇》的书法字体,被广泛应用于台湾的街道上,堪称是台湾味的代表。

上图:以日式书道风格表现的条通店家字体。与中国书法讲究“法度”不同,日式书道一般来说着重表现文字形而上的哲学意涵。或许以中文书法的角度观察少了一点书写技术上的讲究,却富有表现性,也相当受到大众欢迎。

(观察街上的招牌往往能让我们更了解字体。我们搜集的有趣范例都在 justfont instagram

环境区位决定招牌的样貌

但是,为什么在同一区域的招牌,会有这么大的差异呢?条通商圈发展协会理事长,同时也是当地酒吧“Bar 9”的老板席耶娜表示,客群不同是一大原因。“中条”服务的多是本地客人,消费也不算很高档。可能是住附近的人来吃,或小姐上班前充个饥。有些较热门的餐厅也是台湾客人为主。而在条通消费的日本人要嘛是直接去酒吧消费,要吃东西的话也是直接去条通的居酒屋。

说到日本客人的喜好,席耶娜有颇能呼应实地街景的论述:「日本客人比较喜欢低调的、隐密的感觉、不容易被人发现的感觉……很多条通的妈妈桑对这也是很讲究的;有些甚至还要取什么英文、法文、西班牙文的店名……看起来,你知道,就是看起来比较假掰嘛(大笑),这种高级感也会反映到他们的消费上。」

相较低调的条通街区

相较低调的条通街区

而条通招牌看起来比其他地方低调的原因还有一个:光害。林森北路的巷弄其实是住商混合的。如果招牌发光太刺眼,更容易激起店家与在地居民之间的紧张。这也是为什么条通招牌都以暗调色系为背景、只有字发光的原因。

激烈竞争下的生存之道

最土豪的竞争方式是这样:你的招牌亮,我就得比你更亮;你的字大,我就要更大,大到让你无法忽视。听起来,这就像台北市馆前路的补习班的做法。但在条通,这可是行不通的。若想要在条通生存下去,博得日本客人的青睐,就得要有质感才行。

反省自己定位,精准抓住消费者胃口,的确就是在竞争激烈的条通里生存的必备能力。用一个可能让外地人感到惊讶的事实佐证就是:条通里没有黑道。为什么呢?席耶娜说,因为条通店家汰换率实在太高,因此以收取保护费作为盈利模式的投资报酬率实在太低了:今天好不容易跟店家「敲定」了,它过没几天就倒掉搬走了。

所以条通的街道景观说明了:招牌设计的「门面」问题,绝对不是「看得懂就好」这个一般大众对广告设计常有的见解能够解释的。店家要用什么字体、要配什么颜色、招牌用什么材质,就已经在对自己的目标客群说话了。

只不过,作为在地店家与商圈协会理事长,她对条通的未来不无担忧。因为来消费的日本客人已较偏中老年。等他们渐渐退休,后辈不来,又无在地客人接替,条通可能会无以为继。因此“形象改造”便成为她心中的要务。希望借由崭新的整体规划改变这个区域的既定印象,进而吸引本地的年轻族群来消费。

「印象真的很难扭转啦。」席耶纳有点无奈地说道。「因为人家想到这一区就会想到比较腥膻色的啊」这也是为什么她会如此希望能让外人多了解一点条通特殊的历史文化与地理区位。

就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字体的人而言,招牌上是什么风格的字,乃至于其它设计:图样、识别、排版、颜色、灯光等等,都与地方的故事息息相关。下次来到条通,你是不是也可以暂且不管既定的刻板印象,戴上字体阿宅的眼镜重新发现这个地方呢?

參考文獻引用與致謝

[1] 《字型之不思議》小林章著,葉忠宜譯 2014 臉譜出版 台北 p42—44;《歐文字體 A》小林章著,葉忠宜譯 2015 臉譜出版 台北 p70;

[2] 《歐文字體 A》小林章著,葉忠宜譯 2015 臉譜出版 台北 p88;

感謝條通商圈發展協會理事長席耶娜受訪

文章由 justfont 授权转载,作者为 Winston。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关于 justfont
justfont 是新世代字型设计暨推广教育团队,致力于培育台湾下一代的设计力量。从基础建设与教育开始,提升台湾的美学环境。邀请您一起创造更好的文字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