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折一张皮革造就新锐品牌,抱走台湾文博会最大奖

五月中的新竹,狂风依然吹得髮丝乱舞,我们来到一处位在巷弄的工作室,出来迎接的是 Giant 与 Reni,他们是甫刚在文博会夺下《文创精品奖》的 Studio Smoll 负责人。于去年成立的 Studio Smoll,还像婴儿一样学步前行,试着在市场站稳脚步,文博会后才刚搬到这个新的工作室,连招牌都还来不及挂上,一如台湾的新创设计公司一样,一个阶段来不及结束,下个挑战接着到来。

筹备了半年多,去年九月首推出一系列产品,凭藉着工业设计出生的经验,玩起平面与立面间的手作游戏,研发出以一张皮革「凹折」出造型的包款,初拿到产品一桶皮革与一组工具,得像组装 IKEA 家具般,动手凹折、锁上螺丝,邀请每个人成为制作者。而包款设计单纯的立体呈现,干净利落的几何线条,阴影分明,透过摺痕恰巧成为包包的暗袋,皮革不须经由任何缝线即可成型。

设计师Giant (左)及Reni(右)。

设计师Giant (左)及Reni(右)。

从大包到小包,Studio Smoll用摺纸技巧打造数个包款。

从大包到小包,Studio Smoll用摺纸技巧打造数个包款。

用皮革裁切前,会先用纸板摺出模型。

用皮革裁切前,会先用纸板摺出模型。

品牌甫刚搬到这个明亮的工作室。

品牌甫刚搬到这个明亮的工作室。

见到 Giant 与 Reni 后,彷彿也在产品上看到两人个性的影子,笑起来眼睛瞇成两道弯月的 Reni 身为主要创作者,带着少女心却对作品一丝不苟,就像《22》可人的外表,打开是极为工整对称的摺线。而 Giant 看似粗犷,笑起来却很温暖,自称是打杂的,但对螺丝工具伤害皮面等细节面面俱到。「一间公司不能有两个太阳。」Giant 笑说,所以一人专注设计,一人负责公司营运,就像太阳和月亮,负责白天与黑夜。

产品《22》及组装工作。

产品《22》及组装工作。

为避免皮革在组装时刮伤,工具皆用一层泡绵保护。

为避免皮革在组装时刮伤,工具皆用一层泡绵保护。

后揹包大约能在半小时内组装完成。

后揹包大约能在半小时内组装完成。

摺痕恰巧成为包包的暗袋。

摺痕恰巧成为包包的暗袋。

创业的缘起是段误打误撞的过程,当初 Reni 想做一个自己的皮革包,发现皮革入门困难,不仅工具繁琐、昂贵,做完一次后也不知道会不会再继续做。「若是能在家自己轻松组装就太好了啊!」她心想。于是以此为滥觞,结合对环保的信念与设计技巧,思索出简易俐落的包型,并以「思谋」音译取名「smoll」,亦表品牌理念:思考谋略后而产生的器物。

Studio Smoll 皮革採用「天然植鞣皮革」,与市面上的真皮有着截然不同的制作过程,鞣制原料取自于自然,制成非常环保且保留皮革原始的个姓,且拥有硬挺的特质,恰巧与折叠成型的包体相辅相成,展现立体的美感。心细的他们,为了克服制造上的摺痕切割,打造专属的雷射切割小工厂确保细节,而特别研发的几何摺痕也已获得国外专利认证。

包包《TWINS》。

包包《TWINS》。

包包《NERDY BOY》。

包包《NERDY BOY》。

特别研发的几何雷射摺痕已获得国外专利认证。

特别研发的几何雷射摺痕已获得国外专利认证。

不管哪种设计,都在解决原本使用上的问题。

从工业设计到时尚设计,他们并不刻意而为,而是从设计师视角看到生活中的破口,试图打破原本既定俗成的框架,解决使用上的问题。设计对他们来说已经融入在生活中,放眼工作室不只是包款,灯具、桌子都是他们动手做的成品。就像他们认为的工艺职人,不分种族、年龄、性别,每个人都可以是自己的职人。

包包《CLOWN》。

包包《CLOWN》。

Reni 是品牌的主要设计师。

Reni 是品牌的主要设计师。

1_1325_1526288920_15.jpeg

Studio Smoll 

Studio Smoll 源自台湾的设计工作室,也是 DIY 的植鞣皮件品牌。不使用化学物质、黏胶和缝线,易组装易回收注重环境友善的概念,让消费者轻松如摺纸般即可享受自组装皮件的乐趣。

WEB. https://www.studiosmoll.com/tw

文章由 破点 POINT 授权转载。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关于破点 POINT:
《破点 POINT》长年关注华人设计文化圈,期许不断挖掘、定位有价值的内容议题,以朴实易懂的语言、深度的观点、风格化的编辑力,包装成符合网路行动世代的阅听模式,传达当代的声音、展现各地性格鲜明的设计影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