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传统不俗!中国风配乐悄悄崛起

e99fb3e6a882e8aa8ce9a696e59c96e68bb7e8b29d.jpeg

不管是古装剧还是武侠电影,常可以听到有浓厚中国风的配乐。在好莱坞也是,跟东方有关的电影题材,也免不了要从作品的地域风格来创作配乐,像是坂本龙一的《末代皇帝》、谭盾的《卧虎藏龙》或是汉斯季默的《功夫熊猫3》等都是。中国风不是一种曲风,而是一种和中国、历史连结的“味道”和“意境”,更有一种怀古的想像。除了影视配乐外,像周杰伦、王力宏等流行歌手的专辑也常见中国风的歌曲。

本篇,我们采访到作曲家姜建军(以下称 RoRo),他的音乐以特有的中国风闻名,曾与新古典舞团制作舞剧《罗生门》、台湾戏曲学院的杂技公演《曾经.现载》等,作品横跨戏剧、影视、展演,在文化与商业中游刃有余,看他如何为这些作品加入更多的文化深度:

从世界音乐的角度出发来思考创作动机

一首中国风曲子需要具备什么条件?RoRo 认为必须先厘清创作的动机,“我可能较多关注在文化面向的创作题材,也许因为这样的想法吸引了较多的中国风的音乐创作。”过去有许多为国外媒体制作配乐的经验,他认为的中国风的音乐较不会以亚洲人的角度来想,而把中国风定位在世界音乐当中的一环。但不限制中国地区,东洋风,或者泛亚洲风格等等的风格都有可能在他的创作中出现。

“我会比较在意我的音乐对于想表现世界观以及文化遗产精神的时候能否充份地表现出来。而结合新世纪音乐的概念也呼应了我对文明科技未来所抱持的期望。”

RoRo 认为,中国风这个形容本身包含了特定人群的人文精神、地域性景观,有一定程度的文化制约、语言、习俗性、文化承袭的意念在内。所以创作上跟听觉上如果能联系到中华文化圈的种种元素都可能有机会运用。除了配乐之外,流行音乐也许是应用程度最大的一环,再来就是演奏音乐的谱写。尤其在大陆这个中国风的发源地,可以想得到的任何乐种都能够找到不同程度的中国风的创作。

中国风并非一成不变,掌握文化精髓后如何创新?

s_9bf8cd8322885da93e38de68fda0353b578752a8f189228fc0005d79a0cfe85f_1517557102294_17359144_1841540212753007_5356321685582538211_o.jpg

以《功夫熊猫3》来说,它是一个从西方视角出发的配乐创作,在既有的编制下,将二胡、琵琶等民俗乐器取代了编制内的其他乐器。RoRo 认为,如果音乐创作想要创新程度多一点,保留最精髓的文化特色,仍然能构成中国风十足的配乐。而音色、音阶调式、甚至是旋律特性都可能是最关键的因素,端看创作者如何拿捏处理。

就配乐的角度来说,因为引进了很多电子音乐概念加以融合与置入,使得中国曲风的音乐,音色、节奏的可能性大幅增加。中体西用或西体中用的结果也让配乐出现很多新的风貌,为这个世代的配乐带来新的氛围。RoRo 也提到,任何一种风格都会有一个具弹性的框架存在。必须做到某个程度才能算得上是具有风格的音乐,“我觉得老梗也无妨,至少当做是一个学习过程,学习传统的语法借此内化创作者对文化的认同度与掌握度,尔后 再透过反观自己作品的方式为作品添加新意、做点外在的修饰,为自己的中国风找到新的出路。”

和表演艺术的结合的中国风音乐设计

s_9bf8cd8322885da93e38de68fda0353b578752a8f189228fc0005d79a0cfe85f_1517557102348_390-1.jpg

有别于纯音乐创作,表演的音乐创作属于跨界创作范畴,音乐也是剧场表演呈现的一部份,要如何在受限的条件及设定好的情境当中思考如何用声音去做表现,RoRo 分享了他与表演团队的跨界合作经验。

首先他认为最重要的是跨领域的团队沟通,在这样的条件下,每个人思考问题的点是截然不同的,甚至对于一个问题所给的 yes/no 的意思也不会是字面上的意思,所以在短时间内,培养沟通默契是当务之急。“所幸与我配合的编舞家有良好的默契,能够互相激荡出不错的灵感。然而合作的方式要看对方状况或沟通意愿而定,如果与你沟通的是总监制作人或只是执行的创作者,着眼点可能不一样,有可能也要面临反覆的修改。音乐创作者也要能视情况而做出专业上的判断。”RoRo表示。“《罗生门》的音乐需要大量藏/汉族文化特点,在音乐的编创上参考与采集藏族仪式音乐、民族器乐以及雪域特点的中国风曲调,且因应剧情的铺陈,加上原住民歌手舞思爱以她自信的民俗唱法演绎藏族曲调,融合的层面可说是相当多元。另外舞剧当中有一段展现高空特技的音乐《杂技之神》,灵感则是基于我先前替戏曲学院杂技公演的经验感受而全新创作的,杂技演员再以此音乐编排动作。”

合作过程中,RoRo 认为比较有趣的环节,是看大量的只有打拍子声音的排练影片。以舞蹈来说,会要找作曲的编舞通常是舞蹈结构/动作都已经完成了,作曲者在被告知作品的核心意义之后,就慢慢看一支又一支的舞蹈,然后依照舞蹈的速度/总长来谱写适当的乐曲。对于创作者考验的不只眼前所看到的动态,还要能“预见”最后登场时候的服装、妆容、灯光等等临场感的整体因素,这样想像的音乐才能更全面的贴近表演预期的整体效果。

若是写一出舞剧,情况可能更为艰钜。配合一支舞蹈的乐曲从初步概念的沟通,试做 Demo、完整编曲、器乐人声录音、后制混音,送出搭上舞蹈之后,依照舞团的要求需要做不同程度的变动修改等等。“在《罗生门》这出舞剧的创作中,我做了超过 35 段的音乐,共费时约一到两季的时间才得以正式结案。花费的时间心思跟得到的报酬很难以一般的情况衡量,毕竟舞台表演是非速成的艺术环境。跟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的团队合作,会慢慢琢磨要求音乐也是不无道理的。而最后呈现的舞作,看到舞者们有别于先前在排练影片里的中规中矩,表演当中流露出与音乐完美吻合的心境与情绪的时候,这份欣慰与满足也就不言而喻了。”

春节是练习中国风音乐的好机会

年关将近,RoRo 建议想创作中国风音乐的创作者,可以利用过年的机会去逛大卖场,听听那些新改编的过年音乐,思考判断对自己的创作能有什么亮点或者哪里用得不够好。另外对于想在中国风的题材上进一步创作的朋友,在开启新的制作档前,也许可以在情境上做一些想像的尝试。如果今天接的是一出古装电视剧的配乐,会需要什么配乐?可能要很严谨传统的使用乐器、和声和动机发展的旋律性等等。如果配乐写给华裔设计师的服装秀,这样可能就要比较跳脱,而做成很时尚的电子配乐。所以不妨将这个概念与生活中可能应用的场合做个连结。也许能够有意想不到的表现可能性!

文章由 加点音乐志 授权转载。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关于加点音乐:
一個讓創作者互相支持、交流的音樂授權平台。我們幫助多元且高品質的商用音樂合法授權,讓好音樂能快速、方便的被使用在廣告、遊戲、電影、活動等各種作品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