拟音 foley 不是全部!金奖团队奇奕果创办人蒋震道谈音效设计

dsc_0709.jpg

《星际大战》导演卢卡斯曾说:“声音占了电影的一半”。他认为应该花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在声音上面,谁能够想像《星际大战》的光剑在挥动时没有声音呢?

在这个一支手机、一个音效剪辑 app 就能简单做声音的时代,“声音”像是得来速唾手可得。但“声音设计”真的有这么简单吗?为了让更多人能够更认识台湾的声音专业,加点音乐这次前往拜访业界都尊称一声“道哥”,曾荣获第 50 届、第 51 届金钟奖最佳音效奖、经验丰富的声音制作团队—奇奕果有限公司的创办人蒋震道,来跟大家分享声音设计业的面貌。

s_1e5c3b603195eb22943cdf16b3a09c705c0fa457efcd7edded188b2d2d71af86_1523611016492_4.jpg

背后的脑袋,成就细节的差异

随着技术进步快速、入行门槛下降,影视工作要上手变得很容易,但要变成专业可没这么简单。现在剪接软体也可以放入音乐,下载音效、混音输出,不了解的人总会怀疑这样还需要录音师来做吗?

“很多人不了解我们到底在做什么。”道哥笑着说,即使自己的哥哥也曾问,“这套软体我一下就会了,有什么好做的?”或常被问“这音效是用什么软体做的?”但大家都问错问题了,软体只是基本工具,设计方式才是真功夫。在声音这行,上手容易,要进阶可以非常难,得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技术养成与大量历练的累积,而这一切都是“背后的脑袋”。

“一个影片的声音设计要考虑的细节众多,根据剧情、剪辑、影像的色调与特效等等,都是考量声音要如何呈现的因素。光是低音要摆在前面还后面、哪一段音量要怎么微调,光这些就有很多做法了。”一个专业的声音设计师,一看到画面,脑袋里会有许多设计方式,即使同样程度的音效师,做出来都会有不同的感觉。

即使像混音工作,看似只是调大小声、输出,但以广告为例,要上片的要经过播带制作成 -10db 的音量水平,没有经过混音(mixing)处理的影片,去做播带就是会听起来怪怪的,甚至会直接被退播带,就像盖台广告声音听起来总是怪怪的,这就是没有经过良好混音的最好例子。“剪接软体虽然可以做,但剪接师没有这样专业设备,你要他去混音,对他来讲是个折磨,对录音师来说就是种瞧不起,如果只是调大小声这么简单,就不会有这个行业了。”

声音“设计”?有计划的创作

如道哥所说的,他们做的是“设计”工作,设计指设想和计划,是一种有目的的创作行为,它是一门专业,但也是一个服务。“这个目的取决于声音制作者的角色,若客户坚持以自己的设计为主,那你就是像滑鼠一样,像是操作员;如果客户尊重我们的设计,我们就是声音设计师。”

但这并不代表音效师的意见就是全部,道哥说:“我们都是为了作品服务,和客户一起为了让作品更好。当作品是戏剧,所有人服务这个『故事』,广告则是所有人服务『商品』。”

道哥用简单的定义告诉我们,正是因为设计要有计划,才必须有企划、脚本来进行讨论,这是做事的方式,而非艺术创作,不同的内容有不同的做事方式,也有不同的流程,完善的流程与工作方法,是成就完美作品的重点之一。

“帮我下个音效吧!”这句话说得轻巧,实际上可有许多工作项目,道哥以戏剧为例说明奇奕果的工作流程:

s_1e5c3b603195eb22943cdf16b3a09c705c0fa457efcd7edded188b2d2d71af86_1523610683606_2018-04-135-11-08.png

设备与硬体是基础,用技术跨越一切限制

然而,现在坊间录音室好多,许多年轻人也相继开设工作室,有些以广告为主、有些做戏剧、节目,有的录制唱片,玲琅满目不知该如何选择。其中像是广告需要小型收音室、电影需要大型投影幕或 Foley Room、唱片需要较大的录音空间,甚至整体的装潢程度都有所差别,这些硬体投入成本也是创业与经营最大的压力。

道哥以牛排为例,“有一客 200 元、俗又大碗的夜市牛肉,也有千元以上的高级牛排。一样都是牛排,要选择什么价位全凭个人需求而定。”当然,不同的价位、不同的品质,用餐的环境也不同,每个厨师的火侯、厨艺更是最大的差异。

s_1e5c3b603195eb22943cdf16b3a09c705c0fa457efcd7edded188b2d2d71af86_1523610174294_3.jpg

奇奕果有限公司开业十多年,最初是从广告起家的。“以技术来说我们什么案子都可以做,但常做同类型的案子就会变专门,就会更了解每种类别的制作眉角,包括如何沟通、如何快速了解客户需求,导演、制作公司的做事逻辑跟想法等都会有差别。”虽然环境是客户进来的第一印象,但空间、软硬体设备只是一个基础,并不会成为阻碍多元发展与尝试的限制,因此道哥不认为应无限制的投入成本,而是花了更多心思在现有的器材空间上找方法,用技术做出高品质的作品,真正的“专业技术”才是无法取代的核心!

我会选择让客户知道『你的需求我做得到』,这是我的专业。

拟音、音效库…,都只是达成目的的手法

访谈间,我们也问到“拟音(Foley)”和一般音效的差别,最近在媒体的介绍下,Foley 成为好莱坞制作和高级音效的代名词,看着声音工作者在拥有各种不同材质的地板、各式各样奇妙的道具的 Foley Room,对着影像画面制造声音,让大众对音效制作充满各种想像。

一般来说,音效师都会有许多音效资料库,这些资料都是所有音效设计公司用 Foley 或合成的方法所做出来的,以广告来说,更习惯的做法是使用音效库素材来制作。道哥举例,如果需要翻纸的声音,若直接去音效库找会找会非常困难,因为对着画面的节奏是不同的,一般这种情况就会直接用现成的书本来 Foley 是最快的。除了特殊的声音之外,在一般案子运用来说,Foley 最大的目的反而是解决音效师在音效库搜寻的时间。

其实,Foley 并不是一个新趋势,反而是从默片时代就有的东西。有意思的是,台湾以前并不屑这样的技术,道哥回忆以前的年代,若广告想用碗筷声,你拿个碗筷出来敲还会被客户嫌土气;现在经过幕后花絮报导, Foley 莫名的抬头了,现在从音效库找,客户反而认为只是罐头音效。但其实 Foley 只是一个做音效的动作,做完可以改变、结合,就变成了音效设计(Sound Design)。

对我来说, Foley 是一个提供素材者。Foley 技术和既有音效,没有什么好坏之分,它都只是技术和方法,有什么需求、做什么事,都是让我们成就作品的过程而已。

什么样是好的音效?国外的做法未必适合台湾

我们不断在学习希望像国外,认为台湾的产业环境不好,但实际情况是如何呢?道哥认为:好莱坞处理音效的方式,未必适合台湾。就像好莱坞的音乐,在台湾的片子上看起来就是不合适,这些规模、现实状况是不同的,容易产生误解,跟现实脱节。我们在网路上看电影幕后花絮可以看到,像是变形金刚音效制作时,找了一台跑车到机场跑、现场收音,这在台湾很难找这样的预算让你做这件事,若要以这样的角度来看,我们或许是比较落后的。

但其实像现在武打片都没在台湾做了,不会有马蹄声音效的需求,也没有战争片题材,自然就没有战舰被轰炸之类的音效需求。“不是我们没办法做,而是没有这样的需求。”相反的,台湾综艺节目常见的“哇喔!”、“唷乎~”这样的音效,也不可能适用在国外的片子,他们的音效库里当然也找不到这样的音色,因为这就是台湾录音室依照我们的国情和需要做出来的效果。

把好莱坞的声音放在台湾未必是好的,你的音效放在片子完全对味了,那就是好的音效。

音效的好坏之分,当然品质可以听得出来,在电影院这样能把声音放大的地方来听,声音的品质要求会有一定的水准。但评价声音,要看目的,有满足需求、让客户满意的就是好的声音,当然这件事完全无法服务所有人。音效设计很主观,有人喜欢也有人不喜欢,像是《大佛普拉斯》的“口白”就是很好的例子,这样带有乡土感和国骂的风格,喜欢与不喜欢的观众都有,但这就是适合这支片的声音。

文章由加点音乐志授权转载。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关于加点音乐:
一個讓創作者互相支持、交流的音樂授權平台。我們幫助多元且高品質的商用音樂合法授權,讓好音樂能快速、方便的被使用在廣告、遊戲、電影、活動等各種作品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