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 FNG 世代设计 X 人生百味:可以做到 100% 的事情,为什么只做一半?

101.jpg

编者按:
FNG (FOR NEXT GRNERATION) 为一群在纺织工厂、设计公司工作的人所组成,拥有丰富的纺织代工技术与知识。FNG 宝特袋是他们第一个作品,100% 由回收宝特瓶制成,且所有的宝特瓶皆用 5 倍回收价格,直接向回收者收购。

你可能很难想像,一个小小的环保购物袋,单价不到 400 台币、色调鲜艳设计简约的宝特袋,集资金额已经突破 1,300 万台币,也是 2018 年度截至目前为止赞助人次最高的项目。

(照片取自集资页面)

(照片取自集资页面)

100 % 使用宝特瓶回收抽纱製成的宝特袋,防水、耐重还能够变形成饮料提袋,工厂十年保固免费补修,希望大家爱物惜物,避免更多浪费,充满人性的设计深得人心。

而宝特瓶的原料,以 5 倍价格向回收者收购,把「别人不要的」,用较高的价格,向这些需要帮助的人购买,然后再製成「别人想要的」,环境保护加上资源分配的议题,掀起了一阵热潮。

(採访照片)

(採访照片)

FNG 创办人蔡蔡表示:“其实一开始的出发点不是想了解回收产业,而是想关心回收者。”蔡蔡提到, FNG 的前身是公益粉丝团“为爱心而设计”,传统纺织厂二代希望能够透过自身拥有的资源,来帮助相对弱势的族群,也因为网友的建议,让他开始关注起回收者的议题。

不只是卖东西捐款,我们想要打造善念的循环

真的实际要想出执行方案的时候,蔡蔡才开始慢慢发现,如果想要把这件事情做得更好,其实需要更深入了回收产业链的问题,“当初在思考怎么样真正帮助到回收者的时候,我们就不想要只是卖东西捐款而已,我们更想要打造一个善念的循环。”

为了要真正触碰到问题的核心,在集资平台的牵线下,FNG 找上了长期深耕街头,关注都市贫穷议题的社会企业—— 人生百味

第一次听到 FNG 的提案时,人生百味的创办人巫彦德不禁有些怀疑“是不是不太可能做到?”不过这也是一个宝贵的机会,因为在都市里面,大部分的清洁、回收工作,都被政府的编制给取代了,对于回收者来说环境更为严峻,“难得有一个产业,需要回收者来帮他们收回收,有人愿意直接提供这个工作的合作机会,我觉得这很值得尝试。”

过往社会在跟贫困者接触时,比较多用捐款的方式,「就是说我捐款给你,但某种程度上,我并没有需要你。」后续在与许多回收者阿公阿嬷访谈的过程中,阿德发现到:

为什么人会去做回收?其实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不想要别人帮忙、不想给人家看不起、不想成为其他人的负担,那种自尊需要是很明显的。

因此,在透过高于 5 倍市价收购的合作,对于回收者来说,这种接受协助的方式是较为舒适,而且能够真正改善一部份的收入来源。

创造线上与线下的对话场域

从第一次试行回收收购,到后续集资目标解锁了《回收者的生活》田野调查报告书,人生百味站在第一线接触到形形色色的回收者。其实街友、街卖者有很大一部份也都曾经接触过回收工作,因此过去在接触无家者时累积的经验,让人生百味更敏锐的掌握有效沟通的要领。

从未有人直接跟回收者合作,对于回收者来说,就很像我们两年前开始接触街卖者一样,大家其实都防备心很强,我们现在就稍微比较有经验了,所以我们就去找已经有在关注回收者的老人福利关怀协会或里长合作。

(采访照片)

(采访照片)

即便和回收者接触的时间很短,但阿德觉得:“因为收购,才创造了一个这样的场域,才有机会跟他们聊。”不然一般的回收者,其实不太愿意花时间对话,因为对他们来说时间就是金钱,花时间聊天还不如去多捡一个瓶子。每个人选择回收这种孤独的工作,其实有一定自己的原因,这原因在过程中,需要花很多时间建立关系,才能慢慢拼凑出故事的样子,进而去了解问题的本质。

人生百味的对话场域在街头,沟通的对象是第一线的回收者,对 FNG 而言他们的对话场域在社群,沟通的对象是群众。

105.png

其实在专案上线之前,FNG 拜访了相关的学者、环保人士、公益团体,例如:海涌工作室、宝岛净乡团、台湾零废弃......等等,还包括环保处理厂的老板、从事回收行业多年经验的、甚至谘询过环保署,做了非常详实的调查。

即使事前准备充分,随着 FNG 宝特袋集资金额水涨船高,专案越来越受瞩目,在粉丝团上也有更多讨论、疑问的声浪,面对网友包罗万象的提问,FNG 更希望能够真正解决到因为资讯不对称产生的问题,“我们会试着把他们所提出的问题,再更深入去了解,他真正想要了解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把答案找给他。”

在官方粉丝团上,从回收的一万份问卷中,针对网友提出 6,000 多则问题,团队整理了一份非常详细的问答集,提供了技术检验证明文件,并且尝试将艰涩的技术慨念,转换成大众较易理解的浅白文字“这样一来我们可以提供比较专业的回答,二来网友也不会再衍生出更多问题。”

可以做到100%的事情,为什么要只做一半?

以目前台湾纺织产技术来说,从宝特瓶回收抽纱的技术已经算是很成熟了,只是没有人去真正使用 100 %的回收纱製造产品 ,而这次 FNG 的产品特色就是使用 100 %宝特瓶回收纱来製造。

“对 FNG 来说,我们如果真正想要去为这个环境做一些改变,我们希望如果我们能做 100 %的事情我们就做 100 %,而不要只做一半。”

(照片取自官方粉丝团)

(照片取自官方粉丝团)

或许也是这样择善固执的精神,让 FNG 在集资计画进行中,除了解锁了《回收者的生活》田野报告书以及为回收者製作遮雨布的集资目标之外,还採纳了网友的意见,将宝特袋的缝製交由家庭代工妈妈来执行,即便这可能需要负担比较高的製作与沟通成本。

蔡蔡提到,当初考量找到代工妈妈的原因其实跟帮助回收者的初衷是相同的,台湾的代工妈妈在 2、30 年前,其实是在工厂上班有稳定的工作,但因为产业升级、工厂外移,导致结构性失业,而且大环境的订单量正在慢慢缩小,相对的代工妈妈的工作也很不稳定,加上不同的商品工法都不太一样,在接单时常常需要更换针组、重新适应,又受限于家庭或其他因素而没办法从事其他工作。

“我们不是想要改变专案或影响赞助者的意愿,而是去想我们还可以更多做些什么而已。”

如果透过宝特袋的集资,能够在一段时间内,有比较大量、品项重複、做工不複杂的订单,对于提升代工妈妈的收入可能比较有帮助。

“只是一个环节的改变,还需要更多人的投入。”

“我一开始就有跟蔡蔡讲,我觉得这计画不是说我这个做了就能对整个回收者的处境,有什么革命性的改变。”阿德提道,有一位配合收购的阿嬷在做回收的过程中,出了车祸,住院一个礼拜,还与肇事者起了法律纠纷,这些都是远远超出一位回收者所能负荷的变故。

即便 FNG 的计画提供了一个环节,好像可以改善整个回收工作的收入,但其实还有生活很多其他面向,安全、健康、保险......等等,这些东西在 FNG 计画中是没办法顾及到的,阿德认为,“其实还需要很多人的投入跟努力,或是在城市里面有些友善的措施,你才有可能让每个环节都发生改变。”

环保议题也存在同样的状况,台湾一年平均产出 45 亿支宝特瓶,绝对不是单靠任何一个个人或组织就能够改变的, “ FNG 毕竟是家小公司,如果有更多人参与到这样的事情里面来,他才真的能改变更多事情。”

FNG 在计画进行的过程中,也一边寻访台湾的厂商,追踪最新的技术,并且及时公布在粉丝团上,让更多人知道,其实不是只有 FNG 可以做这件事情,“当我们把 PP 可回收的消息公布的时候,是希望更多人能够参与,不管是同行、设计师,大家都有可能可以参与改变。”

107.jpg

FNG 宝特袋只是推动改变的第一步,“这就是需要更多人去关注,不管是社会大众、企业或者政府单位,我觉得就是要让大家看到问题,才能真正解决问题。”

即使专案需要沟通的议题比较复杂,扎实的田野工作、清晰的资讯公开,以及真诚的沟通口吻,让 FNG 宝特袋的集资计画在社群上的热度越来越高,吸引了超过 8,000 位赞助者支持。

透过 FNG 宝特袋的计画让我们看到,群众集资在议题性产品上的发挥空间是非常大的,甚至在两个不同议题之间串连的效应也很惊人。原先关心环保议题的人,和关注回收者贫困议题的人,可能是不同的ㄧ群人,却因为 FNG 的计画被串连起来,让两个议题能够扩及到更多人的视线内。这就是群众集资的精神“把对的事情连结向对的人”,让需要被关注的议题被更多人看见,离解决问题就更接近了一步。如果你认同 FNG 的理念,也想更了解集资计划的内容,点此前往 FNG 宝特袋集资页面

注:专案募资已结束

文章由 群众观点 授权转载,作者为 Sasa。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关于群众观点:
台湾第一家专注“群众集资 Crowdfunding”领域的媒体!我们每日介绍全球创意集资专案、分享集资产业的观察与分析,让你快速了解世界正发生哪些从小处开始累积,却可能影响许多人的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