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插画家“低级失误”:谁的低级又是谁的失误

在初次接触“低级失误saitemiss”的作品时,总会让我们产生许多联想,例如这位创作者,可能是一位长期进行同人创作的腐女文化爱好者,毕竟在作品人物中,性别被刻意的不明显,以至于不论当成耽美或百合,都有几分让人小鹿乱撞的脸红心跳感。

再者,saitemiss的ID,就算解读成“Miss.最低”也毫无违和感,完全就像是同人文化的身份宣告。但在读到图画所搭配的文字时,又会觉得这位作者是个心思细腻且敏感的创作人,虽然将自己贴上“低级失误”的保护标签,但其实只是为了怕别人尴尬,或是当自己表现与众不同时,给那些无法接受的人一个台阶下。

在插图上偏好粉嫩梦幻色系的“低级失误”,在服装搭配时可是走完全不同的路线喔!听说许多粉丝看到她本人时,都会吓一跳呢。

在插图上偏好粉嫩梦幻色系的“低级失误”,在服装搭配时可是走完全不同的路线喔!听说许多粉丝看到她本人时,都会吓一跳呢。

迎合别人的方式就是去“掳获市场的跟随”

在个人创作上,我其实不太理会别人的意见,也不太在乎别人的看法,只想做些自己觉得有意思的事。但低级失误可不是一开始就这么勇敢做自己,她也曾经不断的想迎合市场来讨好所有人,但却失去自我,陷入创作低潮的撞墙期,并一度放下画笔。

直到自己从日常的无意识涂鸦中,开始把真正的自己拼回来,才一次次形塑出色彩甜美粉嫩、线条轻盈柔软、大量运用多视角分镜的个人创作风格。

常会有人将她的插划归类于“粉嫩梦幻的少女系”,但她也只是笑着说:“其实就连我自己也无法清楚说出,我的创作究竟属于怎样的风格,只能说,这是现在我所找到最适合自己的表现方式,至于未来会不会有什么改变,这我可无法保证呢!(笑)”

将数位插画转印于雷射贴纸上,让创作呈现出另一种风味。

将数位插画转印于雷射贴纸上,让创作呈现出另一种风味。

在平面静态中展现动态

“影响我最大的作品,应该是『几原邦彦』的动画《少女革命》吧!记得小时候第一次看到时,就深深被画面的构图、用色以及配乐所吸引;直到大学时再次重看,才理解动画中许多隐晦与象征的意涵,而这些思想精神和形式的呈现,也让我看见创作更多元的可能性”。

“低级失误”从小就被动画、漫画影响得极深,学生时期也曾热衷于同人创作,所以每次在构思插画的图像时,脑海中所浮现的并非单一画面,而是如同漫画般具有动态性的数格分镜,又或是像动画中被串接起的连续画面。

她更把数位创作的应用玩得畅快尽兴,例如用手绘板故意描出不工整的线条,或结合数位媒材来创作,“或许有些人会觉得数位创作,不如手绘创作珍贵,但对我来说,数位创作的作品可能性非常大”。

她更擅长把数个不同视角的分镜,融合于同一画面的构图中,甚至所创作的图像也没有固定的阅读顺序,而是以开放性的方式让读者各自解读、感受。这些插画中的每个神情、状态与细微元素,其实都隐藏了创作者内心感受的小彩蛋,不直白说破,只为了留下读者会心时的惊喜可能。

“低级失误”个人所制作的“小”书《花园中作品集》,是采用24.8X35cm的大开本,更加清楚的呈现出每一张作品的细节。

“低级失误”个人所制作的“小”书《花园中作品集》,是采用24.8X35cm的大开本,更加清楚的呈现出每一张作品的细节。

 我要嫁给我的画!!

在每年一次的个展中,除了固定发表最新作品,并制作一本专属的小书外,“低级失误”更会尝试将作品转印在各种有趣好玩的材质上,从第一次个展开始,已经测试过地毯、彩色压克力、浴帘等素材,就是想看看插画与不同媒材之间,会擦出怎样的火花。而她的大型创作实验也不仅只于此,她更以行动艺术的方式,穿着婚纱乱入自己的个展,告白着“我要嫁给我的画”!

“低级失误”将数位创作应运玩的得畅快尽兴,甚至还曾将作品转印于“浴帘”上呢!

“低级失误”将数位创作应运玩的得畅快尽兴,甚至还曾将作品转印于“浴帘”上呢!

更多作品欣赏


6A9A5087cp.jpg

低级失误

专职插画创作者,曾参与“2017 高雄设计节”平面主视觉创作;擅长以“数位技法”融合各种“异质素材”来创作,作品形式多元;每年定期举办个展,并长期参与各类市集活动。

文章由 点读华山 授权转载。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关于点读华山: 
延续华山鼓励原创的精神,从实体空间到平面纸本都创造出创意工作者发挥的舞台;挖掘并探索创意的故事、品牌创业过程、文创未来趋势,从中汲取每个最动人、最具深度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