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台湾勇闯美国的配乐之路!专访作曲家林明学

作曲家林明学(摄影:加点音乐)

作曲家林明学(摄影:加点音乐)

“我想感受不同音乐的感觉,成为听到音乐就知道可以用在什么情境的人。”

年仅 29 岁的林明学,本着一个单纯的想法只身前往纽约闯荡,甫从纽约大学电影配乐硕士毕业的他,近来在台湾配乐圈也逐渐展露头角,年纪轻轻的他,以成熟的管弦乐与细腻的编曲让人惊艳。

大学念理论作曲的明学,接受严格的古典乐训练,并开始学习无调性、实验性的古典音乐,以及乐器演奏法、作曲理论等。

“求学时有段时间写不出来音乐是相当痛苦的,当一个作曲家写不出作品就像残废一样,甚至也考虑过转作钢琴演奏家,这样至少能延续投入音乐的热情。”

但喜欢配乐家久石让跟 John William 的他,想和他们一样成为配乐家,因此毅然决定前往纽约念作曲后,又继续攻读电影配乐。

照片提供:林明学

照片提供:林明学

“我的个性是很循序渐进的,在学好前不敢发表自己的作品,所以我经历很多年的摸索,先把理论学好、再去国外把实务学起来。”

当在学校时只需要写出原创性、艺术性,能说服自己的东西,毕业后需要开始学会沟通、考虑别人的需求,但真正了解配乐,是到纽约读书之后的事,学了更多与乐手沟通、指挥录音师、导演、甚至是如何推广自己等。

“有时候我会对自己的创作很怀疑,『我写的音乐会有商业价值吗?』那些管弦乐真的有一直被需要吗?”但现在是个多元的年代,每种类型都有被需要、都应该被坚持下去,这也是我在纽约生活所体会到的,音乐无国界、不应该因为周边环境限制自己,若是观察文化成熟的地区 – 美国、欧洲、日本,这样的音乐还是有相当多听众的,所以我应该要坚持。

古典出身的林明学不仅在管弦乐上有深厚的基础,这样背景有另外的好处是可以用理性方式去分析配乐,去思考用什么节奏、特性去做才会像,即使是没有做过的东西,也可以有所依据。

“我接过一位非裔美国导演的短片,我也曾怀疑他怎么找我这个亚洲人来做 Funk?但影片是探讨种族议题,导演就找不同种族背景的人来合作,因此我也听了许多他喜欢的电影原声带,揣摩各种曲风、节奏的应用,整个过程是非常好玩的。”因此,无论接案生活多忙碌,他仍保持着分析配乐的习惯。

“音乐不只是要追求潮流,也有很高的价值去学习。可以尽量去感受不同音乐的感觉,像是世界音乐等不同民族的音乐,可以了解哪些民族的关系、特殊地理环境氛围,因而产生如此音乐的发展。”

林明学工作情形(照片提供:林明学)

林明学工作情形(照片提供:林明学)

“最近有空还是继续分析 John Williams,有感同时是配乐作品,还是很值得分析的绝对音乐作品,作曲结构很严谨,发展手法很有逻辑又充满变化,体现西乐几百年所累积的精华。通常配乐家优先追求纵向声响效果,有时丧失横向时间轴发展的有机性,『音乐』是时间的艺术,如果只流于『声效』的呈现,不免削弱音乐以身具来的价值,所以随着更精进的作曲能力,配乐家对于整体的『结构』需要更敏锐,与故事影像的结构一起计划叙事,不会总是只停留在吸引人的『优美旋律及和声』或是『令人振奋的节奏』的层面。”

现在的林明学已累积许多精彩的商业案,并长居纽约。“待在美国确实可以吸收到许多东西,LA 的环境更商业点,但我喜欢纽约,在这里有它的艺术环境和脉络,看个表演都在家里附近,可以享受生活。”

虽说“享受”更多的是“用心的体会”,在这样的环境中,让他有更多的机会发展他对环境与音乐的细腻深究。

如 2016 年他在纽约林肯中心聆听到 Danny Elfman 的现场管弦配乐表演,配乐家本人在台上能唱能弹,也快要兼主持了,让明学体会到当个人色彩超越配乐的商业功能的重要性:“大多电影人对于配乐的想法通常相对保守,甚至作曲上的个人特色有时会被视为一种禁忌,其实配乐者也像演员,需要在制作当中被带出自身的潜能,而使用既有的别人的音乐风格当作准则只是一种最不得已的作法。”

美国集结了许多世界优秀的配乐家,竞争非常激烈,在这样的环境下生存的确不是件容易的事,期待明学能带来更多精彩的作品,将国外生活所累积的养分融合在作品中,为台湾影像配乐持续注入新的活水。


文章由加点音乐志授权转载。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关于加点音乐: 
一个让创作者互相支持、交流的音乐授权平台。我们帮助多元且高品质的商用音乐合法授权,让好音乐能快速、方便的被使用在广告、游戏、电影、活动等各种作品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