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Lightbox 摄影图书室:掳获各年龄层摄影师,我们何以深植人心?

此时夕阳洒落而金门街上飘来阵阵炒菜香,台北上班族纷纷快步前往捷运站,我们则朝着反方向走去。穿过街上 NUKI Coffee 狭长楼梯,终于来到位于三楼的 Lightbox——全台第一间摄影图书室。 

(图片来源:Lightbox 摄影图书室)

(图片来源:Lightbox 摄影图书室)

明亮、温暖、舒适,更精确地说一种来到无印良品的氛围,10 坪大的空间,几千本藏书配上 DIY 木制家具。眼前坐着的正是 Lightbox 创办人曹良宾,伙伴们称他为阿定。

从事影像创作的他有感于台湾摄影资料四散、摄影爱好者也缺少交流空间,在 2016 年创立了这间“free to all”摄影图书室——主张图书资源共享、入内无需预约也不采会员制,甚至讲座活动还让参与者随喜付费。如此独一无二的非营利摄影图书室,靠着阿定与几位伙伴一眨眼就是 3 年。

(图片来源:《Lightbox 摄影图书室》众筹计划)

(图片来源:《Lightbox 摄影图书室》众筹计划)

成立至今早已实践募集众人力量的 Lightbox ,始终受限于空间,许多募来的书籍迟迟无法上架。好不容易申请到北市府闲置空间,决心搬到另一处空间并发起《Lightbox 摄影图书室》众筹计划,邀请大家有钱出钱有力出力!

Free to all 营运模式,国际朋友听到也吓了一跳!

“即使像欧美、日本一些经济条件比较好的国家,也不见得『敢』尝试 “free to all” 。”回首 Lightbox 摄影图书室所经历的一点一滴——举办超过 120 场讲座、累积 8,000 多位国内外友人拜访,这一切对阿定来说并非理所当然。

乍看之下一般人对数字没有太大感受,殊不知背后都是由公部门艺文补助、其他组织大笔赞助,再加上一点寄卖摄影书的收入、场租,及小额赞助,逐渐汇聚成今日的模样。

“一开始在申请补助计划,很多评审看了都很担心,跟我们说:『你们真的可以吗?』。”阿定回忆起当年,言谈间仍流露出一股逆势而为的勇气。

不只是同温层,非摄影同好也会爱上的地方

当然 Lightbox 的魅力不仅只局限于摄影爱好者,连不谙摄影的人也都可以感受得到。聊起这件事,阿定立刻”wow”的一声,向我们分享了第一位走进 Lightbox 的 Karry,这几年以来 Karry 常提着各式小物来“拜访”Lightbox 团队,有次甚至还拎了一袋有机橘子过来;知道他们在众筹每次来也都是“500、1,000 的捐”,如此行为令 Lightbox 团队感到相当暖心!

像 Karry 主动走进来的仍属于少数,为了再打破一般人对于“摄影”高不可攀的刻板印象,此时阿定请一旁伙伴阿兰与亭枫,分别介绍了两本十分有趣的摄影集,欢迎大家有空前来 Lightbox 欣赏。 

与国际摄影者交流中,阿定常常被问到一题:“台湾当代摄影长得什么样?”

他笑笑地说,这时候只要把他们带到 Lightbox 就没问题!直指眼前几柜子约 600 至 700 本书,用书籍本身替台湾当代摄影说故事。“如果国外人士想发掘台湾摄影,我们都给他们准备好了!”全台第一间摄影图书室,果真该有如此自信。

(上图为亭枫、下图为阿兰。摄影:Passion)

(上图为亭枫、下图为阿兰。摄影:Passion)

首先,看到亭枫拿的是庄媖智的作品《西门时刻》,她花了 4 年时间做田野,只身深入西门町每个神秘角落,替众人纪录下当地各式族群的私密空间。亭枫还特地向我们提到,这本书曾被制作成社群媒体上的贴文做推广,摄影师看见了还专程向他们道谢!在这 3 年的时间里,Lightbox 逐渐深化了摄影工作者与读者之间的连结。

另外,再将目光拉到阿兰手上宛如“手风琴”般摊开,里头露出的竟是一辆辆十分在地电子花车的《STAGE》摄影集。阿兰表示每次外国朋友到 Lightbox,必翻沈昭良老师的作品,当中可见以庙宇、流水席、电子花车等台湾特色为素材,阿兰还打趣地向我们说,老师拍摄这本书到连制作电子花车的业者都十分熟,还建议 Lightbox 租一台在新馆落成那天热闹一番!

(图片摄影:Passion)

(图片摄影:Passion)

众人响应的关键:公共性

“很多人是自发的,在脸书上看到了私底下联络我们,说要帮忙分享。主要大家就是看到这件事的公共性,如果这件事没有公共性大家可能觉得还好。”

回想起《Lightbox 摄影图书室》众筹计划开始至今,阿定脸上洋溢着满满感谢,好比说众筹开跑前的调查问卷,就是最好的证明。

“问卷搜集到 2,400 份,有些人滑到最后,误以为众筹计划开跑了,就直接连结到捐款帐户;有些人也不管计划是不是上线了,总之捐了再说。居然还没开跑前就有 100 人捐款。”

阿定透露再加上零星习惯划拨的长辈们或直接小额捐款的摄影同好,没有反映在网站上的金额少说也有 50 万左右。

捐款名单里,确实也藏着许多“无名英雄”。

有次阿定瞥见,有位赞助者捐了几万元,一查之下才惊觉他是住在附近的五金行老板!他自己有参加摄影协会但似乎没有逛过 Lightbox。“就是看了我们的网站,觉得对喜欢摄影的人是有帮助的。看见一个你完全不认识的五金行老板,是满感动的!”

“有一个 88 岁的老摄影家,他知道我们在做群募就特地打电话来:『我想要捐我的作品给你们去卖,我的作品一般美术馆都有收,大概是 3 万元,如果你们可以卖掉所有的金额就捐给你们。』我就哇!他就是为了我们,特地输出了一张照片然后签名那样。”阿定发现就算赞助者不直接捐钱,仍有许多有心人用自己的方式默默支持 Lightbox!

(图片来源:Lightbox 摄影图书室)

(图片来源:Lightbox 摄影图书室)

感受到上百位赞助者温暖的 Lightbox,为了回馈给那些与他们共建图书室的人。点开众筹页面即刻会发现到,小小组织诚意十足。某些回馈品项里竟可见到摄影大师们开课,甚至还提供面对面专属谘询。

更有意思的是,谈起未来新馆有什么全新企划,阿定则抢先和我们分享了生活摄影 Office Hour 这个概念。“可能在一个周末的下午,大家如果有关于摄影的疑难杂症,就可以在那时段来问现场的伙伴。

比如说该如何翻拍老照片?怎么拍都逆光怎么办?天空怎么拍比较蓝?” 阿定预期搬家后的新址,邻近台北的台湾师范大学区又处于一楼,相对容易串连起附近的居民与学生,相信未来的 Lightbox 更能够成为一处,汇聚各式各样对摄影感兴趣的人们,形成一个更为有机的摄影社群!

(左边是子涵、右边是馨梅。摄影:Passion)

(左边是子涵、右边是馨梅。摄影:Passion)

她们心目中“专属而邻家感十足”的 Lightbox

和阿定聊得差不多告一段落,此时 Lightbox 之友子涵与馨梅刚好下了班,一前一后走了进来,闲话家常一番后便加入交流。

坐在左侧的子涵,大二时第一次走进了 Lightbox,当时正准备接校内摄影社干部的她,想说先来一探究竟,没想到竟开启了一段后来在 Lightbox 实习的缘分。另一位则是馨梅,她认识 Lightbox 前,早在北美馆一次志工培训中遇到了讲师阿定。从来没想过会在住家附近巧遇阿定的她,隔了好一段时间,才终于上楼与阿定相认。对资讯背景的馨梅而言,Lightbox 丰富的摄影藏书,刚开始的确让她有点不知所措。 

(Lightbox 成立之最初,以及现在的模样。图片来源:Lightbox 摄影图书室)

(Lightbox 成立之最初,以及现在的模样。图片来源:Lightbox 摄影图书室)

同样历经刚开始的生涩,过渡到与 Lightbox 成员建立起深厚关系的她们,却对于 Lightbox 带给她们的意义有着不同的诠释。

其实我有点把这边当作秘密基地,等于说大一刚接触到摄影,对这件事知道的还很片面,我觉得这边很酷搜集了各式各样的书,但并不是说你就可以随意揪朋友来。

子涵回顾新闻科系的同学们,虽然不少人知道这个地方,但 Lightbox 相较偏向艺术摄影的性质,的确与系上学长姐所关注的报导摄影、商业摄影,有着些许微妙的差异。很多时候反而就是参加一场讲座恰好碰到,很少朋友会主动找子涵一起来。

“要不是那段时间我没有上班,现在的我完全没有可能坐在这里。”馨梅则是一语点出了她与 Lightbox 的奇妙缘分。那时刚好待业的她,告诉自己不要预设过多立场,就算自觉看不懂摄影也要想办法来看可以挖到什么。

后来也慢慢跟这里的伙伴变熟,来这里就跟他们聊聊天,所以我反而觉得这边像是邻居家这样,可能是我会在附近散散步然后走上来的一个地方,顺便还可以吸收一点新知。

想知道摄影知识固然是一种吸力,然而从馨梅身上我们更可以了解到,是 Lightbox 里头的成员以及空间氛围,赋予了它一种令人想一去再去的亲切感!

在这里,摄影带我看见更宽广的视野

认识 Lightbox 的几年时间里,虽然不至于夸张到改变她们俩的一生,潜移默化之中却也大大影响了她们对于摄影的态度。

子涵谈到,原本她想成为一位拍出决定性瞬间的摄影师。借着实习生的身份,子涵回忆当时 Lightbox 举办讲座、活动后,阿定时常在结束后找大家一起去吃宵夜,也就是在这“台版宵夜沙龙”时间里,她大量接触到许多不同形式的摄影,如果有问题都可以直接请教讲者。这样的经验之中,她逐渐明白很多人正用着自己的方式,可能是学术、传播,或是其他,替摄影这件事努力着!

不是说我喜欢摄影就一定得成为一流摄影师,而是你可以用自己的方法一起为摄影圈努力。这是从 Lightbox 毕业的子涵,从这里带走的珍贵礼物。 

(Lightbox 时常举办各式交流聚会。图片来源:Lightbox 摄影图书室)

(Lightbox 时常举办各式交流聚会。图片来源:Lightbox 摄影图书室)

交流间,不断提及在 Lightbox 寻找自身定位的摄影旁观者——馨梅,也是在无数活动、阅读摸索之中想通了一件事“摄影世界也可以有很单纯的观众吧!”说出这句话时的她,安心地大笑了三声。

馨梅再补充“就是说他们可能没那么懂摄影,只是单纯观看、欣赏作品,后来想通这件事瞬间觉得自己有点融入。”聊着聊着,馨梅想起先前参加活动时,曾看过一位住在附近的家庭主妇,她就是专程来参加沈昭良老师的演讲,最后还买了一本摄影集!“那个时候感觉到一种:遇到另一位观众的共鸣。”馨梅腼腆地笑了笑。

“摄影对我来说就是开启了一个新视野的媒介,透过摄影看到它背后的故事、历史,或是一些思考脉络;另外我就是可以看到摄影创作者、制作者,投入摄影里的态度、想法、经历。这些无关乎摄影是什么,而是我感觉透过了它我看见更多、体验了更多!”

Lightbox 对于馨梅而言,像是一架通往世界各地的飞机,仿佛每搭上一班就通往一处崭新的世界般,带给馨梅前所未有的新视野。

众筹计划:带着理想前行下,最务实的行动!

聊到最后不免俗地问起她们俩,曾在旧空间留下这么多回忆的子涵与馨梅,搬家之后会有什么样的感受?

家住在附近的馨梅,从一种旁观者的角度,向我们娓娓道出在众筹开跑的那段期间里,她几乎每晚散步经过时只要一抬头,就可以看见 Lightbox 里的人正在挑灯夜战。在一般公司工作的她直言,实在是无法想像 Lightbox 团队要劳心劳力到如此程度,还要用尽贷款甚至众筹,就是为了要给大家一处舒适的空间。

(小小 Lightbox 空间挤满人的盛况。图片来源:Lightbox 摄影图书室)

(小小 Lightbox 空间挤满人的盛况。图片来源:Lightbox 摄影图书室)

“印象中来听沈昭良老师的讲座时,我人是挤在那扇门旁边……情感层面来说可能还是会对这里的印象强烈一点吧,毕竟比较近。”馨梅表示她正因为看见 Lightbox 众筹背后的公共性,个人相当支持这次的众筹计划,却还是有点小小不舍。

“空间更大之后,势必吸引更多人,就可能变成不是我很有连结感的地方。经营这个空间,我觉得很重要的是这里的人。只要经营团队不变,未来的空间也会展现出这样氛围。”听到馨梅讲出这番话的子涵,抢着说出她的“秘密基地”即将搬家的感慨。“我在期待他们也许会留一个狭窄的空间,让以前的 Lightbox 之友去回味也说不定。”子涵俏皮地说着。

曾经是 Lightbox 实习生的子涵,再度从她的观点出发向我们分享她如何看待《Lightbox 摄影图书室》众筹计划。“之前有办过一个荷兰的分享,阿定有说到荷兰是很重视自由、开放的,然后很接地气去讨论很多事情。这些阿定从国外看到的,某种程度上跟 Lightbox 的精神、运作方式也很像。”

“就是带有极高的理想性,想要汇整台湾所有的摄影作品在一个空间里,并创造一个多元交流的平台。以非营利模式来说,势必得用比较务实的角度,去讨论每一个遇到的问题。”

打造一个人人都可以自由学习摄影的所在

身为一个全然的非营利艺文组织,能走到众筹这一步相当地不容易。要打造一处可容纳 1 万本摄影书、能举办 100 人规模讲座的空间,还需要更多人用实际行动来支持!

问阿定究竟是什么信念,让他坚持这件事好长一段时间?他回答:

“想说如果有人可以因为这个地方开放出来,因这平坦的道路而受益。我们就尽量去让它持续发生。” 

(助 Lightbox 搬家一臂之力吧!图片来源:Lightbox 摄影图书室)

(助 Lightbox 搬家一臂之力吧!图片来源:Lightbox 摄影图书室)

有时候确实也像子涵所观察——Lightbox 本身蕴含着强大的理想性,阿定自己也不是没察觉,只是他总会在和其他年轻人聊天时谈到:

在年轻时可能你没有什么资源但你来了 Lightbox,然后你知道那些书是来自台湾、世界各地的大家所捐赠的,你可能没有什么能力,但你会记住这些资源不是理所当然的。

责任越大能力越大,用这句话替 Lightbox 里的一砖一瓦,甚至是默默撑起 Lightbox 的团队下注解一点也不为过。而如果说想要感谢这群人,替摄影社群努力了这么久,最好的方式就是让这样子的“共享”方式,能够永久延续下去吧!

虽然它是一条漫长的道路,但当你让越来越多人可以接触到摄影,甚至喜欢上它。看到一本摄影书可以连结到他自己的生命经验时,他可能就会认为这样子的阅读经验是对他有意义的,就有可能去支持那本书,同时也会觉得我们的平台有它的价值所在。

Lightbox 这空间不仅仅只关乎阿定及团队,它同时也是由许许多多曾来过 Lightbox,与它建立起长久关系的 Lightbox 之友,以及未曾来过却十分认同共享理念的无名英雄所构成。


本文经“ 群众观点”授权转载,作者为 Passion ,原文标题为 【人物专访】高中生到 88 岁老摄影家都赞助,Lightbox 摄影图书室何以深植人心?,照片由 Lightbox 摄影图书室、  Passion 提供。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关于群众观点:
台湾第一家专注“群众集资 Crowdfunding”领域的媒体!我们每日介绍全球创意集资专案、分享集资产业的观察与分析,让你快速了解世界正发生哪些从小处开始累积,却可能影响许多人的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