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生活中的定格画面,动笔画下片刻感触

在今年首度举办的台北插画艺术节看到michun的作品,画里澡堂女孩梳洗更衣的神情和姿态,让人回味起日常生活那些同感舒心的吉光片羽。柔美的颜色和笔触,除了以压克力颜料涂抹于画布,转印到丝巾、包包这些软性的织品上也相当合适。

michun说,本来就很喜欢女生的居家用品,想做一些适合放在家里的室内拖、被巾或衣料品,于是这回尝试把图画放到丝巾上,跟着展览一同巡回贩售。

作品《松》。

作品《松》。

这天我们约在东区某家发廊,michun正忙着布置作品,刚从台中北上的她,眼下的阴影透露着疲惫。“最忙碌的时候,平均36小时睡一次。”赶案子的人生,虽称之为自由业,但不见得比较“自由”,事情不断接踵而至,忙碌,但也意味着稳定。

接案生涯自2011年开始至今,从副刊、书籍的配图插画,画到如今,多为动态影像操刀插画。michun总习惯先实笔手绘再放入电脑,但她笑说,最近发现Apple Pan很好用,手绘效果几可乱真。

一直以来,日子这样汲汲营营过着。然而这一刻,心中真想放下一切去远方,不论目的地。全都松了,就这样酥酥麻麻,松松漂着......

继2015年《日常肥皂剧》展览,michun记录下生活的定格画面,集结了旅行的体验和生活中喘息的心得,成为“松松”系列画作。有别以往习惯挖尽内心来创作呈现,现在对michun而言,创作画图更像是一种疗愈自己的方式

这个创作心境上的转变始于一张画《我没有哭》,那时还在当上班族的michun,有股被固定的时间和空间绑住的不自由感。某次下班情绪一来,她冲到泳池猛游了20分钟,突然有股冲动想画画,也不管身体还是湿的,套上衣服就冲回家画下了《我没有哭》,画完觉得好了不少。

“从那时开始有个感触,我不用想如何经营作品,产出的过程对我来说,本身就是有意义的,也不须特别再赋予什么。”创作赋予了创作者超越结果之外的意义和作用,疗愈完自己,再来疗愈他人 。

《我没有哭》有点像自画像,是当下最真实的写照。

《我没有哭》有点像自画像,是当下最真实的写照。

“松松”系列画作集结了旅行的体验和生活中喘息的心得。图为《澡堂女孩》。

“松松”系列画作集结了旅行的体验和生活中喘息的心得。图为《澡堂女孩》。

一开始是喜欢澡堂老式的建筑,但只画建物没意思,所以就把人放进去。图为《一个人的浴池》。

一开始是喜欢澡堂老式的建筑,但只画建物没意思,所以就把人放进去。图为《一个人的浴池》。

绘画风格在不同时期上的转变?

因为接案缘故,各种风格都画过,自己看不觉得有什么个人风格,不过在其他人眼中就会有个人脉络。深深觉得很多以前的作品现在再也画不出来,或多或少也有被这些年来的接案经验影响。

过去帮报纸副刊配图,编辑都是给我文章和描述一个大概的感觉,不会干涉你该怎么画,有颇大的发挥空间,知道怎么在既有的命题下构思配图,现在想来,这份工作真的帮助很多。而因为副刊的插画,有作者找上门帮他们的新书配图,所以我觉得在这上面真的有跟其他人沟通到,蛮神奇的。

自由副刊上一幅关于过年的插画,画出小时候半夜放鞭炮的难忘记忆,不知道当时一块玩乐的亲戚玩伴会不会看到?

自由副刊上一幅关于过年的插画,画出小时候半夜放鞭炮的难忘记忆,不知道当时一块玩乐的亲戚玩伴会不会看到?

2017年中国青年摄影师任航自杀,有位诗人为此写了首诗,我看了很有感觉,于是画下《Cold》配图。

2017年中国青年摄影师任航自杀,有位诗人为此写了首诗,我看了很有感觉,于是画下《Cold》配图。

工作和创作都在画画,会不会产生疲乏感影响创作欲?

常觉得“我什么事都不想做,只想躺着看漫画......”但不管什么都会激发你画张图!即使不想做任何事,还是会开始动笔画,这东西就是会来找你。也曾有画不出来觉得很沮丧的瓶颈,但就是个过程,只能说行行都有辛苦的地方。

《再也没有力气抵抗》—什么事都不想做,只想连同冰块一起融化。

《再也没有力气抵抗》—什么事都不想做,只想连同冰块一起融化。


1_1440_1538714701_9.jpeg

michun

本名叶依柔。

自由接案插画家,除艺术创作外,商业插画作品常可见于文学小说、动画、广告等,近期也开始大型的壁画创作。

文章由破点POINT 授权转载,作者為 Joan ,圖片由 michun 授权转载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关于破点 POINT: 
《破点 POINT》长年关注华人设计文化圈,期许不断挖掘、定位有价值的内容议题,以朴实易懂的语言、深度的观点、风格化的编辑力,包装成符合网路行动世代的阅听模式,传达当代的声音、展现各地性格鲜明的设计影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