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设计师廖小子、王艾莉:学会思考,让设计更有影响力

image1.jpeg

你有没有想过,什么是艺术?什么是设计?看起来很美的东西,就是所谓的艺术吗?设计师真的比一般人更懂得欣赏美术馆里挂着的那些画吗?这一次,我们邀请到设计师王艾莉、廖小子和我们谈谈他们心目中的艺术与设计,透过讨论,也将厘清让设计更有影响力的方式。

在讨论开始之前,我们请两位设计师先为大家厘清艺术和设计的定义。毕业自高师大美术系的廖小子在纸上画了画简单的结构图,清楚地告诉我们,在严格学院派的定义下,纯艺术(fine art)和设计(design)都在艺术(art)的分支下,换句说说,设计是艺术的一部分,也是种高度商业化的艺术。至于纯艺术和设计间的关系又是如何?王艾莉进一步解释,纯艺术和设计之间的界线越来越模糊,彼此互相靠拢,两者的中间是生活;因此,“生活化”的过程也可说是影响力的展现。

以下我们将艺术设计的影响力分成两个方向探讨,一是设计师如何受过去的美学教育影响,二是设计师如何将想法透过设计传播出去,影响他人。

思考,让他们的创作从此不同

大多数人一样,王艾莉和廖小子都是接受台湾国民义务教育,也都曾在求学过程中对艺术感到困惑。王艾莉分享她的求学历程,透露“小时候最痛恨艺术了”印象最深的是某次户外教学去看展,学校老师发下学习单,请学生画出印象最深的作品并写心得。当时的她看着橱窗中的千年文物,实在不知道自己和作品的关系,既看不出哪里美也没有任何心得。想了又想,最后在学习单上画下了贩卖部买的一颗包子。

王艾莉。喜欢阅读也喜欢和人聊天交流,自英国返台后,积极推广与微型阅读相关的project!

王艾莉。喜欢阅读也喜欢和人聊天交流,自英国返台后,积极推广与微型阅读相关的project!

原以为自己对艺术无感,直到出了国,在伦敦看到各种不同类型的展览后,王艾莉才发现原来艺术有那么多种类,而自己喜欢的是比较新颖的当代艺术(Contemporary art)注1。英国的指导教授鼓励她跳脱形式上的局限,试着把设计当成一种语言,用以探讨事情,这样的创作模式渐渐形塑出王艾莉的批判式设计风格——用设计去叙述一个现象,没有标准答案,目的在引发众人思考。

廖小子也提到学生时期的类似经验。曾在参观客家、闽南百年老宅时,老师告诉大家“这就是台湾建筑之美”。但当时廖小子认为眼前景物并不是他认知中的台湾,自己对那些建筑没有感情、没有感觉。如果古厝不能代表台湾美学,那么究竟什么才是能代表台湾的美?现在所居住的环境与时代难道就不是吗?这个问题在他心中落下,悄悄扎了根。

廖小子。擅于从平凡日常发掘创作灵感,赋予传统台湾文化元素全新形象。

廖小子。擅于从平凡日常发掘创作灵感,赋予传统台湾文化元素全新形象。

尔后遇到一位从国外回来、特别重视创作理念的老师,他鼓励每位学生们在创作过程中往内心深处挖掘。“诚实面对自己,找到心中的源头活水,可能是一个问题或者对世界的看法,借由创作来回应它,它不仅是设计师一辈子要面对的课题,也会是取之不尽的创作题材。”透过每周课堂讨论,廖小子开始反覆思考,也透过思考,找到自己回应台湾文化的方式。 

创作注重得是自我剖析和反思,过于单一的价值与教育,反而会局限了设计与生活的想像,唯有不断思考、反问自己,才能创造更多的影响力,王艾莉与廖小子可以说都是在学会思考后,才真正开始他们的创作之路。

设计生活化!把思想沟通包装成有趣企划

在伦敦求学期间,王艾莉曾在泰德现代美术馆(Tate Modern)的教育部门工作,泰德美术馆针对不同年龄层的民众采分众导览的方式,有专人带儿童、学生、社会人士,有人负责教育老师如何引导学生看展。而她的工作任务就是吸引大学生来看展。怎么做呢?她和伙伴们不仅举办party,还用超大张的白纸铺满整个美术馆,让大家在上面自由作画……“没想到美术馆可以这样玩!”这场活动成功吸引大批年轻人前来,也让王艾莉推翻自己对美术馆的刻板印象,并意识到想要推广某件事,最简单的方式就是把它变好玩!

DSC04718.JPG
頁讀_小器1.jpeg

在英国的所见所闻,让王艾莉发现过去在台湾所能得到的资讯实在是太少、也不够国际化,于是2002年开始,她从自己每天大量阅读的国外网站中,撷取喜欢的内容,和大众分享。如今更以时下最流行的短片形式制作“三分钟设计报”,在网路上持续提供与世界接轨的艺术设计新讯。

“这些计划都是以批判式设计为核心,透过各种和生活有关的提案,引发人们探讨社会议题、反思生活习惯或心理状态等等。看似严肃,却都包装成非常引人目光的活动。”

回到台湾,王艾莉除了平时的设计工作外,也热衷于推动各种触发思考的活动计划,这些计划都是以批判式设计为核心,透过各种和生活有关的提案,引发人们探讨社会议题、反思生活习惯或心理状态等等。看似严肃,却都包装成非常引人目光的活动。而她的计划对象是整个社会,为了将自己的想法真正推广到每一个角落,王艾莉常刻意将活动设定在开放场域,例如“页读车轮饼”活动时,就安排说书人直接在路边说书,如地摊叫卖般,吸引路过民众停下脚步听书,“那些听书的人之中可能有人从来没踏进过书店、讲堂,如果一如往常的将活动办在书店、讲堂,不就失去了这样偶遇的机会?”王艾莉解释着计划安排的用心。

2017_頁讀車輪餅_1.JPG
至于活动结果,她笑着说自己并不预设答案和立场,毕竟这些计划并非为了解决问题,而是为了让人思考问题而设计的,每个参与者的生命经验和思想脉络不同,往往会有意料之外的反馈。

至于活动结果,她笑着说自己并不预设答案和立场,毕竟这些计划并非为了解决问题,而是为了让人思考问题而设计的,每个参与者的生命经验和思想脉络不同,往往会有意料之外的反馈。

重新翻玩设计元素,唤起台湾文化的共感

相较于王艾莉透过设计和大众沟通想法、引发思考;廖小子则是在不断的思考、自我挖掘后,用设计唤起大众对台湾文化的共感。

“我从小接触到的生活环境就是大家觉得丑的、俗气的、不被承认的,可是我并不想讨厌它。”相对很多台湾人对于自己的文化惯于自损,常常不留情面的否定,廖小子认为文化是由生活于其中的所有人共同发展而来,对于自己生长的这片土地,廖小子充满包容、尽力理解。

2018“大溪大禧”。主办单位以民俗信仰结合当代设计,完成一场最潮庙会。廖小子负责主视觉,将关公Q版化,并以鲜明的红绿配色,保留传统庆典的热闹精髓。

2018“大溪大禧”。主办单位以民俗信仰结合当代设计,完成一场最潮庙会。廖小子负责主视觉,将关公Q版化,并以鲜明的红绿配色,保留传统庆典的热闹精髓。

“我会思考原本的设计为什么这样做?有什么目的?当我了解后,再试着结合他的想法和我自己的美感,调整成合乎版面逻辑、合乎现代美感的样子。”

比方说台湾街道最为人诟病的招牌,总是喜欢把字加大、加框、加阴影、加霓虹灯光,每个细节都很抢戏,搭在一起变成一团乱。但廖小子大胆采用这些具有台湾印象的元素,借由拆解结构、重新调整比例、化繁为简的过程,将元素精致化。“我会思考原本的设计为什么这样做?有什么目的?当我了解后,再试着结合他的想法和我自己的美感,调整成合乎版面逻辑、合乎现代美感的样子。”就连第四台盖台广告、符咒、电子花车等俗艳夸张的元素也都在他手中转变成年轻、潮流感的崭新模样。

2014浊水溪公社《乡土.人民.勃鲁斯》专辑,完整展现廖小子大胆翻转庶民文化元素,将俗艳化为前卫的超强设计力。

2014浊水溪公社《乡土.人民.勃鲁斯》专辑,完整展现廖小子大胆翻转庶民文化元素,将俗艳化为前卫的超强设计力。

此外,廖小子的作品中还时常能看到他对土地的关怀、对山海的情感,潜藏在狂放强烈画面下的是来自生活的细腻关怀。他一点都不介意自己被定型成“很台”的设计师,理所当然的,我们总能从他的作品中看到一些熟悉感,产生共鸣,然后会心一笑。他客气的说“大家看了我的作品后,再回头看台湾的庙会、夜市、街景,如果能重新发现其中的可爱,那我就功德圆满了”。看廖小子的作品和跟他聊天一样,都能感受到他对社会议题的深入关心,以及对台湾文化那股直率纯粹的爱。

发挥设计影响力,改善大众美感素养

其实,台湾真的不乏优秀的设计师,甚至还有很多设计系所、学生,但为什么整体美感还是令人不满意?王艾莉解释,生活中接触到的所有事物都在潜移默化的影响我们的审美观,这就是所谓的生活美学。如同在伦敦超市中发现,当地不论大小品牌包装设计都很美,生活中的艺术成分很高,很容易察觉“这个国家真的有把设计纳入生活中”;又好比日本街头,不见得每个招牌、每个橱窗都经过设计,但颜色或形状大多很简单,耳濡目染下,在那里成长的孩子,长大后就会喜好选择同样简单的设计。反观台湾,虽然有许多店家、品牌、企业开始意识到设计的重要,愿意投入资源在设计改良,但要改变长时间累积而来的生活美学,还需要时间。

Quote Vendor 1.jpg
2013年句子贩卖机。现代人习惯阅读简短讯息,王艾莉希望透过瓶中的句子,引领大家找出那本书,重回阅读的好习惯。

2013年句子贩卖机。现代人习惯阅读简短讯息,王艾莉希望透过瓶中的句子,引领大家找出那本书,重回阅读的好习惯。

廖小子则认为,台湾的教育太追求单一价值,少了批判思考精神,让设计容易流于表面形式。艺术设计虽有流行性,但不应只是形式上的变化,正是因为我们的教育不够重视概念和想法,因此常会出现许多不知所以然的设计。廖小子强调“设计是要有意义的”,对于一个做创作的人或设计师来说,观察流行、了解趋势有其必要,但拥有独立观点的创造力才是艺术设计中更重要的价值。他也指出台湾看似多元包容,实则过度追求单一价值的盲点,“台湾人的包容往往来自不敢批评的客气”,其实批评并非负面的,如果能用思考后的批判取代谩骂,用健康心态接受指教,沟通才能化为进步的力量。

2018拍谢少年《兄弟没梦不应该》专辑。封面字体和击拳画面粗犷有力,整片海浪雕刻其实还有很哲学性的隐喻——海浪看久了,就成人生!

2018拍谢少年《兄弟没梦不应该》专辑。封面字体和击拳画面粗犷有力,整片海浪雕刻其实还有很哲学性的隐喻——海浪看久了,就成人生!

身为设计师,王艾莉和廖小子除了用设计“试着”影响社会,更重要的是,借由设计启发大家以主动思考取代被动接收。其实,美学就藏在我们的每个念头中,学习思考、感受,我们都可以透过选择让生活变得更美好!

注1:在当时,有些当代艺术家的作品介于艺术与设计中间,难以定义,其展览形式、场域也因为与传统艺术不同而颇具争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