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奖音效师周震专访:“有时,现场的声音无法取代”

音樂誌-首圖.png

声音和影像在电影中是互相支撑、交叉却又融合著,它们密不可分但又具有不同形式的主导性,各自有着自己的艺术,共同为电影交织着色彩,美国声音艺术家 William Hellerman 曾说“hearing is another form of seeing”,声音设计是让人能“看到”声音,每个声音连结着视觉图像、连结着我们脑中的视觉理解,若说有人能将声音设计在商业与艺术中找到平衡、在听与看之间互相渗透交融,声音设计师周震老师当之无愧。

从小就在声音与影像艺术环境中长大的周震,父亲经营台湾第一代的制作公司“中央视听公司”,在七十年代拍摄广告与短片,母亲则是知名作家、广播主持人爱亚,周震从小就跟着去片场、录音室,听录配乐、看剪接,甚至还当过广告童星。

到了高二,第一次拿起超 8 厘米的胶片,从生活中取材,拍了一个无剧情的短片,也开始拍自己的摄影作品、剧照。多年在影音世界薰陶,让他对生活的细节特别注意,除了摄影之外,周震更将他对影像的美感以及感知,延伸到听觉,存钱买了一台二手的卡式数位录音器材,一脚踏入了声音设计的世界。

照片提供:周震

照片提供:周震

1997 年,周震赴法国游学,拍摄许多的短片、广告,其中有支广告是以足球赛为主题,拍摄时观众临演人数与真实比赛能录到的声音差异太大,法国制片特别申请了记者证进入球场,为的是将观众欢呼声录下来,与拍摄时近距离球赛的喘息与踢球的力道混在一起;另一支左岸咖啡广告,他则录下了车站中细微的各种声音,煞车声、鸽子声等,甚至已经消失的翻面时刻表的机械声。从这些作品中,他不仅注意各种声音的细节,也不经意的保存了许多在岁月中消失的生活声景。因此,他带著录音机一路向南,去了巴赛隆纳、雅尔等地,搜集当地环景的声音,从各个生活的角落中寻找灵感,不仅是收集素材,也让他发现更多环境的细腻特征,成为后续电影声音设计的养分。

照片提供:周震

照片提供:周震

“现场所有的声音都是无可取代、独一无二的。如电影《法国香颂DiDaDi》里有一段男主角从巴黎地铁走出站时,却听见明显的防空警报声音,因为只有巴黎每周三中午才会施放警报。这样光听环境声音就可以听出哪一站,甚至刚好有警报音,可知道是哪个时间、哪一天录制的,这些细微的讯息、元素都藏在里面,听懂这些讯息就会感受到惊喜,这就是电影声音有趣的地方。”

回台后周震专注于电视、电影及广告现场同步录音与后制混音、声音设计,曾多次入围金钟音效奖、金马奖最佳音效项目,更三度获得金钟奖音效奖,2014 参与赵德胤导演作品《冰毒》随片赴柏林影展 PANAROMA单元,2018 混音纪录片《14颗苹果》随片赴柏林影展 FORUM 导演论坛单元,2017 混音李永超导演纪录片作品《血琥珀》随片赴卢卡诺影展。作品包括《九降风》、《海上皇宫》、《十二夜》、《行者》、《德布西森林》、《孤味》、《钢琴课》、《日常对话》等。

圖片提供:周震

圖片提供:周震

周震的作品有院线大片、也有许多小品,或许接案时他还是必须去思考“这个案子对我的公司有帮助吗?”,但他不一定是选择 pay 高的,台湾很偏向找得奖、知名的“名牌”创作者合作,但对于周震来说他乐意玩许多有趣的案子,例如香港微电影创作比赛,结合流行音乐的玩法,也十分有趣。

“我不认为预算是影响影音品质的主要原因,像是李永超的《血琥珀》、赵德胤的《挖玉石的人》,影像都很简单、器材也简单,但都是描绘卑微生命在恶劣环境中努力营生的基调,他深入危险的地方拍摄,许多镜头都是一镜到底,甚至整个声音就是用 iPhone 录的单轨,现场有许多抽水机、发电机的引擎声,我将整个声音后制成 5.1 声道,只能靠技术先将对话解离出来,再让引擎声随着男主角的距离有远镜、环绕变化,我透过想像当时的环境,让声音为影像赋予空间感。”

《血琥珀》拍摄环境危险且恶劣。(照片来源:海鹏影业)

《血琥珀》拍摄环境危险且恶劣。(照片来源:海鹏影业)

“声音可以玩的类型很多,但最终要回到想像力、和生活经验。”

照片提供:周震

照片提供:周震

像是赵德胤导演是个非常尊重声音设计者且有想法、指令明确的人,他的纪录片《十四颗苹果》中特别要求两场戏不要用现场声音,周震除了剃自己的头来收剃头声来以写实还原之外,也做了许多充满想像和虚幻的声音,例如其中一场男主角化缘的戏,导演希望观众感觉到主角去化缘这件事的真实存在,但不想听见小沙弥叽叽喳喳的讲话声,让主轴更明显的在男主角身上,因此周震除了将现场说话声抽掉之外,再另外制作男主角的脚步声,当他停下来,眼睛闭起来好像是在念经,就在他头低下来加入低频的声音,有人来就收掉。

“在缅甸的习俗里,男人一生中有很多原因可以出家,这部片就是纪录出家的过程。男主角在搞不清楚状况的情况下,连念经都不会就被膜拜,舍弃七情六欲从事回向的工作。我一直很好奇这角色当下的心态,也试图去想像,所以在写实纪录片中,放了完全不写实的声音,就变成一种抽离,像从俗世回到虚幻。”

《十四颗苹果》剧照(照片来源:台北电影节)

《十四颗苹果》剧照(照片来源:台北电影节)

以拍摄现场而言,周震对现场收音非常重视,环境中各种声音有着不同的质地,让听者产生不同的空间感,便能为观众建立与现实生活的关联。而在声音后制上,周震认为和导演的沟通非常重要,对于无法具体说出需求的导演,“我只怕你不知道我可以做什么。”

摄影:加点音乐

摄影:加点音乐

从周震对声音的态度中可以发现,在技术之外,也是个浪漫的人。他捕捉着各种日常生活的声音,从地点的变化、时光的转变,各种变因对声音产生的变化他都观察入微;他对影像有着品味,对每个画面背后隐含的语句和情绪也有着细腻的理解。

或许,这就是他在电影声音耕耘多年,仍能保有着热情与不绝创意的原因。

延伸阅读:拟音 foley 不是全部!金奖团队奇奕果创办人蒋震道谈音效设计


文章由加点音乐志授权转载。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关于加点音乐: 
一个让创作者互相支持、交流的音乐授权平台。我们帮助多元且高品质的商用音乐合法授权,让好音乐能快速、方便的被使用在广告、游戏、电影、活动等各种作品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