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做隽永的皮鞋,跨时代的手工鞋匠

工业革命后,大量的复制品从工厂输出,每个人的生活渐趋相近融进称之为“社会化”模板的一环里。客制化渐趋稀有,而工艺渐渐式微,但在每个时代中,总会有些爱好精雕细琢、崇尚慢工细活的工匠将技术传承。

来自台湾的制鞋师EJ就是其中之一,爱好时尚的他,在大学毕业后毅然决然离开台湾,拜师日本制鞋职人,从零开始学习制作皮鞋;四年后去了英国,并在当地以师傅的名字成立自有品牌Kazuo Craft。经过了日本与英国两方文化的洗礼,EJ的手工鞋融合了英伦的个性化与日本专注细节的手感,每双鞋必须历经多个手作工法方能送到订制者的脚上。

藏身在台北文山区的工作室更是激荡设计的创作基地ACID LAB 岸汐职人聚落,集合金工、皮革、珠宝设计设计师,沿途必须经过弯悠小径才能抵达隐世独立的方土,拥有小小的空地及咖啡厅,周末时常的艺文活动,也是Kazuo Craft的台湾制作所。    

设计师EJ。

设计师EJ。

手工订制鞋在皮面材质、颜色都可自选。

手工订制鞋在皮面材质、颜色都可自选。

Q1:KAZUO CRAFT带着什么期许而生?

大学的时候很向往做时尚,在2007年时曾与朋友投身街头服饰品牌后才真正让我立志作鞋,因为服饰市场总是规律地进行,加上快时尚的兴起。我希望做的是不受时间影响的设计,像是许多百年的品牌设计,至今来看依然不退流行。

一个物品的价值是针对所本身需要,不论是功能、外观,那是很自主的,不一定是社会普遍价值。消费者需不需要单纯的商业行为,我希望我的商业行为是建立在实质的需求而产生,而不是某种程度的浪费。

工作室由数个工艺家共同承租。

工作室由数个工艺家共同承租。

制程为手工为主,机器为辅。

制程为手工为主,机器为辅。

Q2:学制鞋之前,有任何的工艺基础吗?为什么选择日本?

没有,我从小都在大都市长大,甚至连手作的经验都非常少。决定这条路之后,发现在台湾几乎没有管道可以学习制鞋,日本拥有有丰富的手工鞋文化,离台湾又近,于是申请签证边打工边学日文,后并拜师制鞋已超过一甲子的 Kazuo Hanada(花田和夫)。

Q3:日本制鞋与英国生活的经验各带给你什么影响?

在日本学到最多的不只是技术层面,更多是精神层面的东西。像是平时我们会在鞋缘边上蜡,蜡是自己做的;连鞋子的缝线要自己揉,解决事情的思考方式颠覆以往在台湾的经验。去英国,纯粹是凭着一股跳脱舒适圈的勇气,我很庆幸自己做了选择,开阔自己的眼界,Kazuo Craft在英国诞生,未来可能也会再回去。

手工制作使细节更为精致。

手工制作使细节更为精致。

KAZUO CRAFT的鞋子不论男女皆可订制。

KAZUO CRAFT的鞋子不论男女皆可订制。

工作室展示区成列EJ的作品。

工作室展示区成列EJ的作品。

Q4:你最喜欢的一双作品?

却尔西靴(Chelsea Boots)。它为原维多利亚女王的制鞋师J. Sparkes-Hall为马术活动设计,为了改良绑带式的不方便而用松紧带取代鞋带,可以在披头四的专辑照片中看见,是当代非常经典的单品。我自己也时常拿来搭配,它轻巧、具风格又比一般的皮鞋穿脱方便。

Q5:你如何定义新一代的工艺职人?

我乐见看到自造时代的浪潮的兴起,生活中很多桥段其实都是可以靠双手创造,但最重要的是在这个浪潮中,在自己的位置上,找到不会被工业取代的价值。

每双鞋的楦头都可依脚型调整。

每双鞋的楦头都可依脚型调整。

EJ希望他所制作的鞋子经得起时代的考验。

EJ希望他所制作的鞋子经得起时代的考验。

皮面材质选择丰富。

皮面材质选择丰富。


KAZUO CRAFT

用崭新观点演绎经典鞋款 满足你对皮鞋的所有需求。创办人EJ So于2010年渡日,拜入制鞋名匠-花田和夫学习传统手工鞋技术。2013年旅居英国北安普顿,2014年于伦敦成立订制鞋工作室KAZUO CRAFT。2016年回到台北,提供量脚、客制化、手工订制服务。 KAZUO CRAFT 致力于传承与发扬订制鞋文化,揉和日式与英伦的制鞋技法与当代设计,透过崭新的观点重新演绎经典皮鞋款式。

文章由破点POINT 授权转载,作者为 Gill Li,图片由 徐圣渊 提供,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关于破点 POINT: 
《破点 POINT》长年关注华人设计文化圈,期许不断挖掘、定位有价值的内容议题,以朴实易懂的语言、深度的观点、风格化的编辑力,包装成符合网路行动世代的阅听模式,传达当代的声音、展现各地性格鲜明的设计影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