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艺术季的春天:往地方生根的艺术影响力

东海岸大地艺术节沿着台湾东海岸各地举办的艺术活动,内容包括邀请国内外艺术家驻地创作大型户外作品,图为艺术家丹尼尔《海洋长者》之作品。

东海岸大地艺术节沿着台湾东海岸各地举办的艺术活动,内容包括邀请国内外艺术家驻地创作大型户外作品,图为艺术家丹尼尔《海洋长者》之作品。

地方可以因繁荣进步而受到瞩目,但拥有深厚文化与艺术气质,才能展现无可取代的独特性,并且累积永续发展的能量。从举世闻名的爱丁堡艺术节到近年来成为观光热点的濑户内海艺术季,以地方为主体的艺术节除了提供艺术展演的平台外,也成为地方展现自我的舞台,进而带动文化提升、价值认同、观光加值等效益。接下来将以 “高雄春天艺术节”与 “东海岸大地艺术节”为例,进一步探讨艺术文化对于地方的影响。

发掘地方特色,打造城市独有的艺术节

月光海音樂會會場1.jpeg
“月光•海音乐会”以自然景观做为舞台背景,借由月升日落、浪起潮退等自然现象的动态展演,具体而微隐喻了大地艺术节想要表达的闲暇哲学与东海岸生活的美学风格。

“月光•海音乐会”以自然景观做为舞台背景,借由月升日落、浪起潮退等自然现象的动态展演,具体而微隐喻了大地艺术节想要表达的闲暇哲学与东海岸生活的美学风格。

结合美丽的地景与艺术,“东海岸大地艺术节”近年来受到瞩目,不少游客慕名前往,“不说可能大家都不知道,东海岸大地艺术节在开办之前其实酝酿了十几年”,东管处(东部海岸国家风景区管理处)副处长高堂贵提到,大家都知道东部的美以及拥有很独特的海洋美景与资源,所以早在2000年开始东管处陆续邀请在地艺术家以漂流木为素材,在台11线*上的景点进行创作,只是那时的艺术行为比较零散也缺乏系统。

*從花莲到知本,是台湾一条联络花莲县、台东县沿海城镇的道路。

到了2004年,开始邀请策展人加入,透过更专业的眼光策划主题,除了艺术创作外也以加路兰为基地,举办手作市集,展售创意的同时,也传递了东部居民的梦想与生活方式,至此大地艺术节的雏形也渐趋完整。

直至2015年在潘小雪教授的协助下,以地方特色为基础,完成了“闲暇哲学”、“观光凝视”与“大地美学”这三个核心论述并正式以“大地艺术节”为名对外行销,2016年整合了月光‧海音乐会,从点缀式的艺术创作到一年一度的大型艺术节,副处长认为,历经十多年的酝酿,艺术与文化已经在东部这块土地上累积了丰厚的能量,当论述完成之后,大家不但对大地艺术节有了更具体的想像,各种能量也自然而然地可以透过这个舞台展现,因此很快地成为地方观光的亮点。

东海岸大地艺术节除了艺术家的创作之外,同时也邀请民众一起走入艺术家的工作室,并一起参与互动。

东海岸大地艺术节除了艺术家的创作之外,同时也邀请民众一起走入艺术家的工作室,并一起参与互动。

不同于大地艺术节拥有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高雄则以传统人文产业为基底,以表演艺术为主题,打造出具有国际水准的“高雄春天艺术节”。“高雄春艺”的诞生并非偶然,2009年第八届世界运动会在高雄举行,这是首次在台湾举办的国际性大型综合运动会,精彩的开闭幕表演活动为“高雄春艺”种下了种子。

为了延续城市行销的热度,同时结合国家艺术文化中心卫武营的空间使用,自2010年起由高雄市文化局、高雄市文化基金会与高雄市爱乐文化艺术基金会共同举办,邀请国际知名表演艺术团队、国内团队演出,鼓励在地团队创新制作,其中也包含了自制节目,系列性地结合艺术、音乐、戏剧、舞蹈、亲子、传统戏曲等——“做一个属于高雄人的艺术节”。

九年过去了,高雄春天艺术节共累积了194档节目、419场次、感动将近60万人次,成为南台湾的一年一度表演艺术的盛会。

地方艺术节不仅结合观光成为有意义的旅游,更要让艺术不再只是“期间限定”,而是整年度“持续进行”的活动。

 艺术节被赋予了积极的目的性

“少年歌子培育展演”为年轻歌仔戏演员、乐师量身打造,培育南部地区歌仔戏青年演员及文武场乐师的新血脉。

“少年歌子培育展演”为年轻歌仔戏演员、乐师量身打造,培育南部地区歌仔戏青年演员及文武场乐师的新血脉。

以官方筹划为主的地方艺术节诞生之后,自然被赋予任务与目的性同时也受到各方检视,其中“观光”便是一个重要指标。

东管处企图透过“东海岸大地艺术节”反转无目的的旅游方式,创造更积极、有意义的旅游型态。“特色旅行”是大地艺术节发展的重点,除了大自然赋予的美景,丰富多样的生态资源,以及独一无二的原住民文化,都增添了“大地艺术节”的可看性。

每个旅人来到这里时都可以自然而然的找到属于自己的旅行方式,这便是爱上一个地方的开始,当外来的游客愿意花更多时间留下来的同时,也为地方带来了不一样的可能。虽然“大地艺术节”的诞生才短短四年,不过目前除了以东管处为主所举办的活动外,包括水保局、林务局、台东县等也都主动投入参与,逐渐让人看到东海岸的艺术能量。

地方艺术节不仅结合观光成为有意义的旅游,更要让艺术不再只是“期间限定”,而是“持续进行”的活动。

unspecified-2.jpeg
星空下、草地上,结合多媒体、影音声光效果的草地音乐会,形式独特深受观众喜爱,成为高雄春天艺术节中极具代表性的表演活动。

星空下、草地上,结合多媒体、影音声光效果的草地音乐会,形式独特深受观众喜爱,成为高雄春天艺术节中极具代表性的表演活动。

除了观光导入外,艺术节的“收益”也是必须正面面对的课题之一。“从第一届春天艺术节举办开始,艺文消费这块一直是我们很重视的事情”高雄市文化局吴正婷主任说。透过编列预算邀请国内外表演团体演出,免费回馈给民众是相对容易的做法,但这样的方式无法长久,毕竟预算有限,唯有长期培养艺文群众,透过主动的消费创造票房回流,活动才能越办越大、越办越好,地方的艺文活动的价值也才能真正被看到。

这对承办的高雄市来说是一个不小的难题,因此从城市行销、产业整合、教育扎根、企业合作......,几乎每一个面向都必须兼顾到。举例来说,“高雄春艺”便建立自己的售票系统“爱PASS售票网”,除了可以在第一时间掌握售票状况外,也可借此累积资料库,近一步分析观众的组成与喜好,成为每年规划活动时重要的参考依据。

目前每年平均三成的观众第一次购票参与,将近一成的观众第一次走入表演艺术的厅堂,这对南台湾的艺术节是很重要的指标,代表着越来越多人愿意开始接近艺术。

从在地认同到文化传承,看见艺术对城市的影响力

除了邀请表演团体演出外,高雄春艺更策划了自制节目,从活动走向品牌,强化认同感,打造出一个属于高雄市民的艺术节,图为歌剧《波希米亚人》表演剧照。

除了邀请表演团体演出外,高雄春艺更策划了自制节目,从活动走向品牌,强化认同感,打造出一个属于高雄市民的艺术节,图为歌剧《波希米亚人》表演剧照。

在艺术节的热闹喧腾过后,又有什么能够被留下呢?被人们称作“后山”的花东地区地处偏远、交通不便,经济条件向来处于弱势,人口外移与老化是地方上长年来的困境,但人们又总说这里的土很黏,因为这里的美景与朴质的人文风情确实有着动人的吸引力,让人不想离开。

“我们除了要告诉外面的人这里有多好,最重要的还是要唤醒在地人的反思”高堂贵副处长说。

透过大地艺术节的举办,外地人有机会亲近东岸,而本地居民也透过各项活动的参与有了重新认识这片土地的机会,大家产生了共鸣与认同感,愿意一起保护这片土地,这才是艺术节背后所凝聚的强大力量。

以自然景观做为舞台背景,借由月升日落、浪起潮退等自然现象的动态展演,具体而微隐喻了大地艺术节想要表达的闲暇哲学与东海岸生活的美学风格。

以自然景观做为舞台背景,借由月升日落、浪起潮退等自然现象的动态展演,具体而微隐喻了大地艺术节想要表达的闲暇哲学与东海岸生活的美学风格。

高雄是台湾的第二大都市,虽然进步便利,然而表演艺术传统产业却逐日凋零,尤其是高雄的歌仔戏团多是属于家族团,若是没有健全的产业规模很容易就失传了。

高雄市文化局吴正婷主任提到,春天艺术节不只是一个对外的大型活动,更是具有制作节目能力的艺术节,高雄市正一步步地协助传统表演艺术产业的传承与重建。办好一场活动或许不难,但连结整个产业与打造健全的艺术环境,却是漫长且巨大的工程,除了对艺术文化的认同之外,也需要积极缜密的策略。

以少年歌子培育计划为例,便是由文化局聘请专业科班的师资辅导年轻演员,提升演技。而歌仔戏离不开现场演奏的文武场,文化局也透过建立稳定的平台,让具有专业演奏技巧、经验丰富的文武场乐师能够待在南部发展,解决了剧团长期请不到乐师的困境。

高雄春天艺术节每年都会邀请国外与在地的团队进行表演,除了带给观众多元丰富的内容外,也刺激彼此之间交流合作,图为本地团队《云手春秋》与国外《法国-跳吧!!Robot》表演剧照。

高雄春天艺术节每年都会邀请国外与在地的团队进行表演,除了带给观众多元丰富的内容外,也刺激彼此之间交流合作,图为本地团队《云手春秋》与国外《法国-跳吧!!Robot》表演剧照。

地方艺术节近年来遍地开花,似乎已经成为在地行销不可或缺的一种方式,然而一档接一档的活动之外,如何与地方连结并带来影响力?

在两个艺术节的背后,我们看到的是对土地的热情与认同——透过艺术,为城市打造一个氛围。

当氛围成功塑造后,我们可以发现“原来亲近艺术一点都不难”,不论是初来乍到的旅人或是已经生活在这里一辈子的居民,都能在这座城市里感到自信与自在,这才是属于艺术节最珍贵的价值。


文章由 点读华山 授权转载,原文标题为〈伫立在城市中的一春天一大地,从文化挖掘,往地方生根的艺术影响力〉,作者 王琬瑜。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关于点读华山:
延续华山鼓励原创的精神,从实体空间到平面纸本都创造出创意工作者发挥的舞台;挖掘并探索创意的故事、品牌创业过程、文创未来趋势,从中汲取每个最动人、最具深度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