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水,以纤维染印时间,替生活留下痕迹

访问的这天正值端午后的梅雨季,外头下着不小的雨,颖亭拿了把伞出来接应,穿着淡绿色布衣的她,整个人看起来恬淡素净。我们上楼来到她住宅内的工作室,气氛幽静,对谈间不时有鸟鸣加入。工作室的主色调是褐色—摆满了铁锈染素材和作品的桌面和展示台,墙面是贴满铁锈染和植物染的实验切片,透过纤维的张贴和呈现,颖亭手中的铁锈染,质朴简单又温润天然。

工作室墙面满是铁锈染和植物染的实验切片。

工作室墙面满是铁锈染和植物染的实验切片。

工作台有一大面是干燥后的铁锈品。

工作台有一大面是干燥后的铁锈品。

把陈颖亭称为“自然系”的搜集狂一点也不为过,创作上的灵光来自于生活,像是屋顶留下来的锈蚀痕迹,或是搁浅在海滩的动物骨骼,她习惯把视线摆在人们习以为常甚至忽视的光景。研究所的毕制作品《碎布记忆》素材就是搜集自过往奶奶做裁缝所留下的碎布头,和饮料店家准备丢掉茶包袋。颖亭说,不起眼的碎布头是小时候她和媒材相遇的第一刻(课),也难怪后来和纤维结下不解之缘。

「虽然是要被丢弃的东西,但我喜欢去把它们搜集来再次利用,珍藏并让情感延续。」 

像是在“献宝”一样,颖亭拿出许多她自生活和旅行各处捡来铁锈物件,对常人来说像是隐形在生活角落的锈蚀品,总是会被她注意到。铁锈给人负面的印象,像是会弄脏啊、无力了、不锋利了,没有实际功能...但能不能反转这些形象,运用纤维媒材去把铁锈转化成一个可以保存和收藏的东西?

颖亭拿出她搜集自生活各处的铁锈物件。

颖亭拿出她搜集自生活各处的铁锈物件。

《内在物件》是陈颖亭第一个关于铁锈的作品。她使用了好段时间的剪刀、珠针等缝纫工具,虽然生锈却也生了感情,不想要轻易丢弃,希望让物件所乘载的精神和情感延续,于是将用具的形体,以铁锈为墨,印染入纤维,作为记忆的载体储存起来。

《内在物件》透过一个有形的东西,将当下的样貌和记忆拓染下来。

《内在物件》透过一个有形的东西,将当下的样貌和记忆拓染下来。

《铁锈物件》计划曾获选2016年葡萄牙当代织品艺术双年展的典藏奖,是跟大众募集他们想丢弃、或还舍不得丢弃的锈蚀铁制物件,来自四面八方,聚集起来也是五六十个故事。铁道旁边的零件缘自于一群在隆田火车站巧遇的金工艺术家、有陶艺家切陶土用的马蹄型工具、远自高雄盐埕的拆船厂的造船用卯丁;也有收到大学生寄来的生锈发夹。

在募集物件的过程中,颖亭发现使用者对于物件都有情感,有使用历程或小故事。如果物件不是因为无用了就直接丢弃,而是借由另一种形式去呈现,让物件的生命得已延续,故事记忆也将被保留下来。

《铁锈物件》跟大众募集各式各样的铁锈物件,也搜集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故事。

《铁锈物件》跟大众募集各式各样的铁锈物件,也搜集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故事。

《铁锈物件》之大学生的发夹,有关物件的文字故事,也会一同展出。

《铁锈物件》之大学生的发夹,有关物件的文字故事,也会一同展出。

铁锈染目前有两种呈现方式,一是平面,将铁锈的形体直接拓印染入做布面表现。颖亭示范铁锈染布的过程,她先将纤维浸湿,再随意抓皱,最后把布面放到生锈的物件上保持潮湿状态沁染,通常需要花上好几个工作天,才能让颜色渗透入纤维里面。

铁锈染最需要的,也是最具挑战性的一点,就是“时间”,颖亭说一开始自己也会很着急,想著作品何时完成,但她发现在这样缓慢推进的过程中,也是在跟自己对话,然后慢慢等、慢慢生活,培养一个等待的心境,等待一个有机的过程发生、结果。

部分铁锈用具则是采用像乌干纱这类有点像皮肤、相当具轻透感的纤维来拓染,一片片沾水贴到器具上,一样保持湿润的状态,最后再将每一片染印好的乌干纱从器具身上“脱模”,依轮廓组合堆叠并黏着成型。

铁+水的染印法,没有公式、没有唯一答案,每一个形体都会因为当下的湿度、折染的方式或制作者的心境而展现出不同的样貌。

颖亭为铁球敷上沾湿的乌干纱,进行印染的第一步。

颖亭为铁球敷上沾湿的乌干纱,进行印染的第一步。

颖亭为铁球敷上沾湿的乌干纱,进行印染的第一步。

颖亭为铁球敷上沾湿的乌干纱,进行印染的第一步。

装载立体铁锈染作品的专属容器,也是运用乌干纱上胶硬挺成型。

装载立体铁锈染作品的专属容器,也是运用乌干纱上胶硬挺成型。

汲取於生活的鐵鏽色素,加入植物染疊。

本着要让工艺走进生活的初心,喜欢天然材质的颖亭,也将线染和植物染两者结合,做出一件件可应用在生活面的手作织品,像是可以穿戴上身的围巾,或茶艺场合所需的茶席。纤维布料染完铁锈后,再加入植物染如阿勃勒、洋葱皮等,有些植物印染上去会加深整体色调。除了尝试各种植物,颖亭也在染印时,以不同折痕将纤维揉皱出各种花纹和分布。

结合铁锈染和植物染的手织围巾穿戴上身。

结合铁锈染和植物染的手织围巾穿戴上身。

手作品的布标上的字样也是一一用铅字盖印。

手作品的布标上的字样也是一一用铅字盖印。

铁锈织线搭配不同粗细和个性的植物纤维做为经纬。

铁锈织线搭配不同粗细和个性的植物纤维做为经纬。

1_1346_1529656836_14.jpg

和服装设计师Tsung Yu CHAN合作系列的其中一件夹克,曾于巴黎展出。

除了锈蚀的容器用具以外,颖亭现在又多了一个新的搜集:包装纸

举凡生活中的信封、包裹、购物纸袋,甚至是皮蛋的外包装都加以聚集起来,上蜡增加纸的耐受度,改变了材质,再封存起来成为另一种媒材,并用纸盒的样态具现。

将用过一次即丢弃的免洗包装纸,转化成另一种容器方式加以保存;原本纸面上的字样痕迹,像是信封上的邮戳或收件人姓名也会被留下来,成为一种铭刻时间和记忆的方式。

每每遇到日常生活里会出现的包装薄纸,都会聚集起来。

每每遇到日常生活里会出现的包装薄纸,都会聚集起来。

上完蜂蜡的薄纸变得坚韧,让包装纸被转化后,得以延续使用。

上完蜂蜡的薄纸变得坚韧,让包装纸被转化后,得以延续使用。

访后拍摄时,注意到颖亭的写字桌上有一本书,书背上斗大的四个毛笔字写着《渍物大学》,是日本作家三角宽的作品。问起颖亭,她原本因拍摄而不自在的脸颊漾起了微笑:“我也很喜欢渍物,渍物腌制的过程其实和铁锈很像,都需要一段时间的过程发酵才可以成就结果。”

工作室的一隅是写字桌。

工作室的一隅是写字桌。


陈颖亭

当代纤维艺术家,同时也制作日常里的生活物件,日常物件里使用天然的纤维材质,运用铁锈沁染及植物手染的工艺,成就每个日常物件。作品曾获选2018德国“BKV美术工艺竞赛”、2016葡萄牙“当代织品艺术双年展”、2014义大利“瓦奇里纳奖─国际当代织品/纤维艺术竞赛”铜奖、2013 “SUAVE西班牙第五届国际织品配件评选三年展”、 “美国新墨西哥阿布克奇纤维艺术双年展”、“ 2013高雄奖”首奖 、2012“从洛桑到北京─第七届国际纤维艺术双年展”、德国“Talente 2012”。铁锈物件Rusted Objects

文章由破点POINT授权转载,作者为Gill Li ,图片由 陈纪东、陈颖亭 提供,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关于「破点 POINT」

2015 年秋天,《 破点 POINT 》正式上线。

在这之前,历经两年酝酿、半年筹备,作为一个在数位化、大数据时代浪潮中成立的新媒体,我们该做的不只是一个新的媒体品牌而已,更处在一个重新发明定义媒体的最好时间点。成立这个媒体平台的幕后成员,有来自文化出版界的编辑人,以及科技、产业界的资深人士。我们相信,文化的内涵足以驱动时代的脚步,科技与人文契合展现的力量更将无远不及。长年来我们关注华人设计文化圈,期许不断挖掘、定位有价值的内容议题,以朴实易懂的语言、深度的观点、风格化的编辑力,包装成符合网路行动世代的阅听模式,传达当代的声音、展现各地性格鲜明的设计影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