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筹千万佳绩背后的一千個日子:专访《亟能美工刀》罗士砚、廖晋纬

“万物皆有生命,只要唤起他们的灵魂。”

美工刀,亦然——它不该只是切下、裁过的随便事,它应是精准、俐落的正经事,一件该用上下引号赋予意义的专业活。

content_13442605_890132541109500_8982268035391053892_o.jpg
图片来源:https://backme.tw/ref/dPNIf

图片来源:https://backme.tw/ref/dPNIf

赋予意义非易事,但有位痴迷手工艺的人,坚定地以 1,000 个日子、500 个列印件、2 台 3D 印表机为熔炉,用严肃的态度、细究的职人精神为烈火,投己身入火炉,辅以信念的咒语熔炼出现代的干将神剑——“Perfect Cut 亟能美工刀”。

凡持此刀者,据悉皆能“一刀在握,十年功力入手”,让作品的细边微角栩栩呈现创作者灵魂。

该刀自 2017/5/31 在台湾众筹平台啧啧上架以来,不到 2 个月时间即获近 3,000 人赞助(总订购量近 7,700 支),最终累积金额破千万台币。一把相较市价数倍的刀($1,490/支),何以能创造相较市场数倍的销量,让手工艺爱好者们人手一支?

给我一根棍子,一个支点,我将举起整个地球。

content_20206200_10207564488349407_2143542481_n.jpg

他是罗士砚,从小与成堆模型为伍,这叠四驱车、遥控车是他的胡迪,那推纸模型、塑胶模型、飞机模型是他的巴斯光年,一直以为自已“模型”总动员的故事会一章章地写下去,但大二一次专案经验,让他惊觉“设计先于工程”的重要性。

当时在台大就读工科海洋系的他,加入校内太阳能车队没多久即参与队内的新电动车计划,“专案那时和外校工设系合作,双方在过程中发生很大的摩擦,因为工程方追求的是『性能的极限』,而设计端想造的是『新时代都市车』。”体悟到想单靠技术改变社会与世界,就像阿基米德空有棍子却少了支点,无法举起整个地球,于是,攻读设计的念头从此萌芽。

为了让新苗生长,大三起,他赴台科大设计系旁听,用周一~五早中晚的满堂课程、周六至工厂练习、周日写作业的满载生活作为养分,一点一滴浇灌这株嫩芽。虽然自知起步晚,只能远望科班同学的车尾灯,“但毕竟可以接触体验、锻炼基本功。”

扎马步的基本功就这样一路从大三练到研究所最后一年,接下来的历练,让他从看别人的车尾灯,慢慢变成被别人看的车尾灯:研二交换学生至曾被美国商业周刊杂志(Business Week)评为最佳设计学校之一的瑞典 Umeå Institute of Design 设计学院;回国后进入华硕设计中心手机 ID(工业设计)部门实习;一年后申请上知名的英国皇家艺术学院(RCA)产品设计研究所。终于,手上的棍子与支点逐渐具足。

“那一年的瑞典生活对我来说非常梦幻,因为他们总愿意用高效率的方式去尝试,种种做事方式与态度,带给我非常大的文化冲击。”

若将瑞典经验喻为童话般的篇章,那么英国求学路可说是严肃难读的原文课本。“我在英国感受到的都跟瑞典经验相反,所以第一年过得很不好,硕一升硕二的考试甚至是补考才过。”不过,辛苦的翻山越岭,终能窥得几番风景,也就是在这样的格格不入中,独树一格的亟能美工刀开始捏塑成型。

当时为了毕制,士砚研发了 2 个作品:一个是可让脚踏车变智慧单车的智能配件;一个是无论在在什么平面上切,都能让刀具直挺的美工器具。虽然手心手背都是肉,但他还是掩不住对“聪明”点的智慧单车配件的偏疼——不仅申请专利,还注钜资拍摄影片、运用人脉租借场地与模特儿。

倾尽全力的孕育,计划最终却在朋友们“产品定位不清楚、目标客户不明确”的柔性劝说下胎死腹中。“我们身边的人都跟他说,做刀子会比做脚踏车好啦!”团队另位伙伴廖晋纬笑着说。

反观刀子,虽然最初的样品长得简单,“就是一块木头,切两个洞,一个放上一把刀,另一个放两个轮子在那边滚来滚去。”但这一举解决大家心头之患的小东西,已被众人看出它的不简单,不仅开始有媒体报导,连周遭同学们也都兴致高昂。

“在设计学校讨论这类事很方便,所以从这些聊天中会慢慢扩展出更多需求,例如:’刀子要能倾斜’、’要可切圆切斜’等等。”反馈、改良、再回馈、再修正……这个滚雪球的过程到毕展时,已把美工刀滚生为具 7 个配件的作品。

“学校育成中心那时提供我一年创业签把产品完成,但我后来还是决定回来台湾。”面对我不解的表情,士砚与也曾用创业签在英国打拼一年的晋纬异口同声地说:“因为成本超高啊!”除了一年生活费就要 60 万起跳、零组件造价高昂的主因外,另一个原因,则是美工刀为设计工具而非艺术产品,“MADE IN UK”的加持并不会为它加分多少。

出发之前永远是理想,上路之后永远是挑战

留在国外挑战多,回到台湾也是考验重重。“降落的第一个晚上就跟爸妈吵架!” 父母担忧赤手空拳的孩子如何入创业的险恶之林而能全身而退,但练就一身的习武者却渴望放手一搏,无数拉扯后,最后在师父的出马协调下才暂时终结两代之争。

士砚口中的师父,是在英国同校同系的学长,也是在 2014 年&2016 年分别以《Stair-Rover™ - 八轮滑板》与《一秒变换风格,只要翻转背包 - FlipBag™》屡创台湾众筹纪录的赖柏志。

谈起师父一路来的相伴,除了敬畏,更是感谢,“产品开发过程最辛苦的就是造型,有半年时间每天就是一直画,划一画给赖柏志看,看完再继续画。”为了赶在应允父母的一年大限内做出点什么,屡次铁了心要上架众筹平台,却总被师父挥手退下。

“每次我觉得已经完成到 100 可以执行了,赖柏志又将标准拉到 200,所以我的进度瞬间又掉了 100……这样砍掉重练的过程反覆了好几次。”蜗牛爬墙进五步退两步,纵使终点线越拉越远,但赖柏志的浪漫设计师思维终究调和了士砚工程背景的刚硬,感性与理性的碰撞,让他武艺渐上层楼。

创业虽有安内攘外的苦、退稿挫败的难、独身奋战的涩,不过也有同好相挺的喜、好友相助的乐——例如前测问卷的丰收满满、客群访谈的忠实回馈,以及那些总在暗黑时分适时为他点灯的人们。

“每次感觉快不行的时候,就突然会有人跳出来帮忙,像是一开始就愿意接受我们访问的模型师陈文泰、文具店老板 Tiger、还有帮忙站台的前同事廖小熊……他们都是大力帮忙的贵人!” 

▲左: Spinbox 傻瓜唱机 创办人黄威恺、中:廖晋纬、右:罗士砚

▲左:Spinbox 傻瓜唱机创办人黄威恺、中:廖晋纬、右:罗士砚

说到好友相助,就不得不提团队编号 002 的伙伴,也是高中同班同学的廖晋纬。毕业自台大电机的他,不讳言地直说出大学里的沮丧,“大学课程内容非常理论,不知道对未来有什么用。没什么动力念书,成绩也不好。”担心未来的他,当完兵便赴英国转攻设计,并在当地创业 2 年。结束事业回国后,目前部分时间用来打造结合 maker space 的工作室,部分时间则是协助士砚影片拍摄与策略执行,“我很开心有这样的转换,现在蛮乐于工作的!” 


用群众筹资“Perfect”地连结每位同好

从 2014 年底美工刀的初生落地,到去年中的亮相集资,他用一千个孤独的日子,换来一千万台币的口碑成绩。影片、问卷、行销、客服、Facebook粉丝专页……通通一手包办的他们,光影片就琢磨了半年。

“去年八月就开拍了,但一试再试拍超久的~”负责掌镜、擅长拍纪录片的晋纬苦笑着说。士砚补充解释:“如果找外部导演,一来是要立马支付很多钱,二来有不一定满意的风险,三是少了锻炼这项技能的机会,所以就……自己来。”

以打怪练功的心态面对人生挑战,那些别人眼中的难关,在他看来反倒都是一个个“升级”的机会,晋纬说:“我觉得他还蛮享受这过程的。”

打怪过程最费力的关卡,是产品定位,“因为没有行销背景,加上工程师的硬脑袋,所以规划上相对困难。”而即使准备周全,市场还是出现了不少意料之外,例如在客群预想上,原设定设计师、建筑师、手工艺爱好者这三类,结果问卷回收里高达三成是 cosplay 爱好者!

“后来走访道具师们,发现 coser 这个族群更值得关注!因为他们是带着满满的爱在操作道具,需求跟一般学生做模型缴作业的出发点不一样。”更惊奇的是,由于港台 cosplay 社群互动紧密,在互动宣传下,香港 coser 们因此奔相走告发动了团购。另一个意外,是购买的性别比,“收问卷时,男性填答占了 8 成多,但最后的实购比例男女不相上下。”

面对赞助者出货时间的敲碗声,“我念过工程、机械,也做过专题,为了产出,我们都会在工厂磨啊、切啊、设计零件加工、组装……常弄得一身黑。这些动手做的过程对机械工程师而言是非常重要的训练,所以我现在能画出相对复杂的机构;产品量产时,也较能判断生产制作根本问题所在。目前跟工厂的沟通还算顺利,彼此对话是听得懂的。”士砚用自信的肯定句,回答众人的疑问句。

不断强调实作的重要,是因为两人都观察到,欧洲大部分学校都十分注重“动手做”,与台湾教育不同,“在英国每周跟老师检讨时,不能只拿图,而是要拿出实际的东西。比如做刀,就要真的拿出你的刀让老师实用看看,否则就等着被电爆。”

有了斐然的成绩,问及未来与登上国际舞台的可能?务实的两人急忙摇头,“国外有考虑,但目前下半年的目标,就是先把这批货做好、出完。”毕竟团队的第一次不会是唯一的一次,两人都深知,唯有将每一步路踩好踩满,才能步步续接出未来。

“爸妈现在支持吗?”我问,“他们以前不知道有群众筹资这样的模式,出于担心的大吵小吵难免。有些成绩后慢慢支持,现在比较没有心情上的负担,其实这样就很好了。”

强韧心理素质,将理想做成现实

很多人都有理想,但总在理想与现实中摆荡,但两者并非相斥,不是同有或同无、不是左右为难,也不是二择一的单选题。身为过来人,是否能与后继者共享经验与心法?

“欸,其实我觉得我蛮幸运的——可以幸运地去瑞典交换、可以幸运地在这条路上有教授、学长等前辈的引领、可以幸运地毕业 2 年就生出产品。”幸运外呢?

“心理素质吧。我毕业回来时,有的同学都在科技公司当小主管了。面对阶段性落后、外界思想观点的品头论足,以及内心对未来的未知,如果先有心理准备的话就较能适应。”士砚接着补充:“嗯……我个性也比较差啦,别人讲的话不太会听。”晋纬像是知道我大笑转头看他的用意,急摇手抢一步回答:“不要问我喔。”

身为工科转设计的同路人,晋纬则鼓励大家,无论用什么方式——创业、就业、进入新创团队……只要能尽快挖掘出自身所爱的都好。“我相信台湾越多人乐于自己正在做的事,台湾就会越来越好。”不过,他也温馨提醒,转换必伴随压力与风险的阵痛,“请衡量自身的资源,如果资源多,那就放手去试吧;若否,慢慢累积,一定也能找到自己的路。”

“人生最大的风险,就是不去冒险。”创业、工作、进修、转换跑道……每条抉择都各有得失进退,条条大路的目的也不在于到达某个定点,而是要找到看世界的新方法,并从不同角度拼凑出生命的真实;只要有心,冒险脚下步步都有黄金。

本文经“ 群众观点”授权转载,原文标题为〈千万佳绩背后的一千零一夜,专访《Perfect Cut 亟能美工刀》罗士砚、廖晋纬〉,作者为 大晴。

关于群众观点:
台湾第一家专注“群众集资 Crowdfunding”领域的媒体!我们每日介绍全球创意集资专案、分享集资产业的观察与分析,让你快速了解世界正发生哪些从小处开始累积,却可能影响许多人的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