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岛地方美学营造,从环境色彩切入

地方美学从色彩切入,美学真正的落实,需透过政府结合民间的专业和热情,逐一实现。

“北纬26度”团队用一套北欧色彩测量仪—NCS系统,逐一测量马祖东引、南竿岛上的代表性物件,将仪器对准物体进行扫描,NCS上出现最相近色号,量测评估列岛的聚落色彩,制定规范。“北纬26度”的发起,起因是2016年一则被网路乡民冷嘲热讽的新闻事件,马祖几间被漆得五颜六色的老房,让原初的聚落地景在视觉上大打折扣。

马祖聚落地景有其浑然天成的颜色,当后天的改造措施加入后,要如何避免视觉冲突?

马祖聚落地景有其浑然天成的颜色,当后天的改造措施加入后,要如何避免视觉冲突?

“北纬26度”团队结合了建筑师、景观设计师和色彩顾问等成员的专业,除了“北纬26度”专案,也为基隆正滨渔港进行景观规划。

除了色彩调查,北纬26度也开始脸书粉丝页,透过网路积极分享张张马祖的美学地景照片。团队在南竿、东引踏点时,随手用相机或手机拍下,再放入pantone app程式,希望透过社群效应,感染在地人对于景观色彩美学的重视,拍摄的同时,也把拍摄当下的地点、时间和季节等等记录下来。依着时间、地点和照片种种的基本资料,配上一首可以描绘图像的地景诗。

马祖到处可见军管时期所见之精神标语,如责任的“责”。

马祖到处可见军管时期所见之精神标语,如责任的“责”。

南竿乡的琼麻与海。

南竿乡的琼麻与海。

位于东引乡中柱港的渔船,主题为洄流。

位于东引乡中柱港的渔船,主题为洄流。

我觉得代表东引的颜色是鱼鳞的银色,或黄鱼肚子上的白色。

环境和景观的视觉其实是大家共有的,如果在视觉上能达到共有的和谐与一致性,也会比较舒服。除了在脸书分享色彩计划的进行轨迹,“北纬26度”团队也经由许多线下的活动,找来在地人们参与设计。

去年夏天团队带领当地孩童进行彩绘高粱酒瓶的手作活动,要在老街上寻找某处做装置艺术,结果发现孩子对于色彩的强烈敏锐度。“请问海是什么颜色?”我们原本以为大家会回答“蓝色”,结果他们说:“海有很多颜色啊!”确实!海有很多颜色:夏天的湛蓝、冬天的浅蓝、起雾时是灰色等等,这样的观念对孩子们而言,是非常直接简单的。

而在做装置艺术时,小朋友解释起自己作品和环境的关联时,口条也非常清晰,有特别见解。如果从小就开始扎根“环境色彩”的观念,那对环境美学来讲也是事半功倍,毕竟他们正是这个环境未来的主人。

小朋友彩绘了200个酒瓶放在聚落中,当作街道上的装饰品。

小朋友彩绘了200个酒瓶放在聚落中,当作街道上的装饰品。

地方环境美感说明会举办之前,团队预想应不会有多少人参加,结果最后参加者竟有50几人!原来在地人比团队想像得更在意环境色彩,各自都有见解。有人就表示:“东引的色彩应该是鱼鳞的银色、花岗岩的灰色及白色。”、“东引是黄鱼的故乡,应该是黄鱼的黄色。”、“你们可不可以协助我们将老街变回以往渔村的风貌?”

当设计团队接到地方政府的委托案,准备着手进行改善时,如果只是套上“自身专业”或是“在场域内所获得的感受”,就会太一厢情愿了!村民的故事、那些没被记载到的事,往往才是计划里面最重要的灵魂,借由工作坊引导民众参与设计,可以知道为什么聚落喜欢漆很多蓝色,因为这都是来自渔船剩下的颜料。这样的故事是埋头调查时不会发现的。“我们就是很需要那样的不以为然。”蔡沛原说。

借由工作坊引导民众参与设计,可以知道为什么聚落喜欢漆很多蓝色,因为这都是来自渔船剩下的燃料。

借由工作坊引导民众参与设计,可以知道为什么聚落喜欢漆很多蓝色,因为这都是来自渔船剩下的燃料。

地方房屋色彩最大的问题其实就是过于平板无趣,借由街角妆点工作坊,使民众体会色彩搭配在空间上所营造出的层次感是何其丰富。

地方房屋色彩最大的问题其实就是过于平板无趣,借由街角妆点工作坊,使民众体会色彩搭配在空间上所营造出的层次感是何其丰富。

这张照片是在一个阿婆的仓库里面拍到的,光线透过不同颜色的酒瓶落在灰暗的仓库里,居然有欧洲教堂彩绘玻璃的神圣氛围。与村民交换故事时,他告诉我们:“因为这里的人太爱喝酒了,以前喜欢比谁喝完的酒瓶比较多!叠起来发现,可以做成一个有自然采光的鸡舍或仓库。”这些酒瓶的颜色,当然也被汇整到我们的资料库之中。


32690290_382826405548674_5612378437361598464_o.jpg

北纬26度團隊

每日晚间八点,我po一组颜色,来说一则故事。

文章由破点POINT 授权转载,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关于破点 POINT: 
《破点 POINT》长年关注华人设计文化圈,期许不断挖掘、定位有价值的内容议题,以朴实易懂的语言、深度的观点、风格化的编辑力,包装成符合网路行动世代的阅听模式,传达当代的声音、展现各地性格鲜明的设计影响力。